一个翻译,all铁all,00Q,EME,SE,微博@_Baldur_

【授翻/SE】Follow Through Chp2

简介:

  在诉讼期间,Marylin发觉Eduardo和他的一位敌人有不正当关系。她十分合理地感到警觉(以及有一点性致昂然,但嘿,那可是Eduardo Saverin)

1

前情提要:

  Marylin发觉Sean和Eduardo在上床,这让她觉得警觉。









  周四晚上她又一次在宾馆酒吧里见到了Eduardo,而当她走向他时,他把一杯琥珀中掺着些樱桃色的酒推到她面前,说,“嗨,Marylin。”

  就仿佛他正在等待她出现。

  “嗨,”她滑进他身旁的那个座位里,对着那杯酒皱了皱鼻子,“这是什么?”

  他喝光了他杯中的澄澈酒液。

  “曼哈顿。”他的声音有些飘忽。“很不错,尝尝看。”

  “你觉得我没喝过曼哈顿?我比你年长。”

  Eduardo给她的微笑藏着一丝冷淡。“抱歉,”他毫无诚意地说道,“你多大了,二十五?”

  “二十六。”她说,像Eduardo这样的小鬼不该令她感到如此惴惴不安。

  但他身上有一种沧桑和倦怠,特别是他坐在吧台前的姿势,衬衫下摆外露,露出手腕上昂贵的手表,就好像他已经这样做了很多年了。

  也许他的确如此。她回想起关于他的资料——从迈阿密来的有钱巴西小孩,在十三岁时被列在了绑架列表上,传闻中和黑手党有联系,在暑假里大赚了一笔——

  他就像好莱坞制片人会设计那种看到漂亮男孩把持不住的角色。

  除了,她提醒自己,他考进了哈佛。

  而眼下他对她的委托人是个威胁。她该关心的只有这个。

  她谨慎地抿了口曼哈顿——她以前当然有喝过,只是太醉了不记得,因为她和她的朋友们总是在烂醉如泥的时候点那些昂贵的东西,而早上什么也不记得——此时Eduardo说,“所以,你今晚怎么下来了?听证会在明早八点。你该去睡觉。”

  “该去睡觉。”她回击道。“你才是明天要扯谎说自己恨Sean Parker的那个。”

  Eduardo尖锐地看了她一眼,洁白的牙齿咬进他的下唇。

  “我没有说谎。”他的声音紧绷而低沉,她冲他扬了扬酒杯。

  “我昨天和Sean谈过了。”她说,而他大笑起来,摇了摇头。

  “你当然有了。”他咕哝着,“你不是个好律师,你知道吧?一个好人,也许,但不是个好律师。”

  她眯起眼睛,喝了一口杯中的酒。

  “你也不是个称职的CFO,所以我猜我们扯平了。”

  他大笑起来,而吧台小哥在他面前又放了一杯酒,口中低声说了句,您的酒,先生。

  “你刻薄起来要有趣的多了。”他面色冷静地看着她说。

  “我希望我能原话奉还,但我从未见过你刻薄的时候。”她反击,感到血管突突地跳。他又大笑起来。

  “所以,你和Sean聊过了。”

  “对。”

  “Sean说了些什么?”

  她喝光了她的酒,于是Eduardo扬起根手指,示意再拿一杯来。

  “他说,”她看着吧台小哥立刻拿出一瓶威士忌来。“他说我该收手,以及,容我复述,‘Wardo和我的事’和诉讼完全无关。”

  Eduardo用酒漱了漱口,沉思着咽了下去。

  “而后他说你已经背负了许多了,我不该把这也压在你身上。”

  她仔细地留心他的反应,惊讶地发现他咧嘴笑起来。

  那是种恶意的冷笑,没有笑意,露出森森的一排牙。“这很贴心。”

  “对。”她接过被放到她面前的那杯酒。“对,是这样。”

  “他是个蠢货。”Eduardo突兀地开口,喝了一大口酒。

  “他——什么?”

  “我说他是个蠢货。”他的声音很轻,语调锐利。“十成十的傻子。”

  她往后撤了撤,狐疑地睁大了眼,他瞧见了,又喝了口酒,喉结滚动,眼神发冷。

  “人们会低估我。”他说,投向她的眼神十足的傲慢,而Marylin尝试去想象一个充斥着金钱却缺少情感的童年。总是被施加期望。这让她感到悲伤。即使都是她自己的推测,这让她觉得悲伤。

  “总是如此。甚至是Sean。他们会低估我因为——因为我的长相,以及我选择与其来往的那类人。他们会觉得我——”他嘴角勾起一个苦涩地弧度,挤出之后的那个词,“愚蠢。”

  “Mark不认为你愚蠢。”Marylin说,而Eduardo注视着她,眼睛眯起,仿佛他完全没听见。

  “就因为我他妈的不穿拖鞋,因为我不会不在乎,就意味着我败絮其中。就好像真正的天才不需要衣装鲜丽,不需要他妈的哈佛的经济学学位和稳定的收入。自以为是的狗屁言论。”

  他摇了摇头,目光投向她身后。

  有一瞬的寂静,而后Marylin问,“为什么说Sean是个傻子?”

  Eduardo毫无笑意地笑了一声。

  “Sean说我已经背负了很多了,但他就是那个——”

  他停下来,摇了摇头。

  “反正现在这不重要了。”他语气轻快地说,半阖着眼。

  “你为什么——和他上床?如果你这么恨他。”

  Eduardo自顾自地咧嘴笑起来,中指上上下下地摩挲着酒杯,杯壁凝起的水汽沿着他的手腕滑下。

  “也许是因为我有自虐倾向和情感包袱而让Sean Parker操我是让稀释股权那一幕再现的方式——字面意义上地搞我,你可以这么想。不断受伤因此就可以不去肩负起任何责任。一种应对机制。或是类似的某种心理学的狗屁。”

  她垂下视线,眨了眨眼。

  “又或者,”他说,“也许是因为Sean人生中还未有过被搞的一团糟的体验。”

  他缓缓地冷笑起来,让这句话在他们之间沉淀。

  “而也许现在是时候由我改变这个状态了。”他说。

  她不由打了个寒颤,低声问道,“你是什么意思?”

  他看着她,目光却仿佛直穿了过去。

  “Sean觉得我很容易得到。”他语气轻柔。“你知道吗?他觉得我就是个骚货。他真是愚蠢。他在Facebook上低估了我而现在他又要这么做了。”

  “你是说你——”

  “我的意思是,Sean Parker不明白的是心碎是什么感觉。”

  他略微颤抖地吐出口气,嘴角仍然挂着那抹恶意的笑容。

  Marylin看着他,看着他下颌的线条。

  “而你知道。”她轻声说道。

  他脸颊上的一块肌肉动了动。他漫不经心地耸了耸肩。

  “Mark。”她的声音轻的宛如耳语。他看向她,而在这一秒种,那是双斑比的眼睛,暗沉而濡湿而伤痕累累。

  只有一秒,而后他就镇静下来,收起了那神情。

  就像在听证时。只是这次Marylin相信了他。

  “你想要——打碎他。”她柔声说道。“是吗?”

  Eduardo微笑起来。

  “是的,我是这么打算的。”他说,就仿佛这再平常不过了,而她下意识抬起酒杯,发现已经空了。

  他低头看了眼,说,“再来一杯?”

  “我不该再喝了。”她说,而他已经喊道,“两杯伏特加汤力。”

  Marylin哼了一声,而他冲她笑着,补充道,“两杯都兑double。”

  “我不该喝醉。”Marylin说,她的脑袋已经开始有些晕晕乎乎的了。Eduardo又耸了下肩。

  “我也不该。”他说,“但去他妈的。今天烂透了。”

  这是她第一次听见他对自己在听证时的表现说些什么;那些饱含情感的证词。

  她应该要把话题转向听证会,或甚至应该开始告别,但她转而突兀地说,“你怎么知道Sean会为你倾心?他四处乱搞,不是吗?”

  Eduardo眨了眨眼,眼睛已经有些睁不开了。

  “因为他得不到我,那让他抓狂。”他缓慢地露出一个笑容。“因为他觉得我很脆弱,而在他混蛋的外表下藏着可悲的白马王子精神。”

  她哼了一声,此时他们的酒到了。他拿起嵌在杯上的青柠,在杯口漫不经心地抹了一圈。

  “因为我操得比他上过的任何人都好。”他柔声说道,然后大笑起来,笑声很低很厚地从喉咙间滚落。

  她需要克制自己合上下巴。

  她无法让胃中翻腾的灼热感觉停下。Eduardo如此——野性,如同捕猎者,而她内心痛恨听到Mark在纽约被Sean迷住的部分在说,对,对,操他,他妈的混账——

  他抿了口酒,而她开口,试图克制情绪,“但——你怎么知道你不会为倾心?”

  他瞥了她一眼。

  “因为我永远不会再那么做了。”他的声音紧绷,手指攥着玻璃杯,关节发白。她不由想起他在许多方面还是个孩子。“永远。”

  Marylin退让地点点头,此时他的黑莓手机在柜台上震动起来。

  他拿起来,大笑了一声。

  “说着他他妈的就打来了。”他咕哝着,把手机调成外放。

  Sean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从扬声器中传了出来,Marylin下意识地扫视了一圈酒吧想看看有没有其他人会听见。

  酒吧里近乎空了。今天不是周末,而此时临近午夜。吧台服务生都不眼前。Marylin要是想的话甚至可以伸手到吧台里偷一瓶酒。

  她注意力转回电话上,Eduardo的声音低沉。“嘿,Sean。”

  “嗨宝贝。”Sean说,而Eduardo抬眼递给Marylin的眼神令人惊讶的十分诡秘,近乎玩味。她快速地移开了目光,感到有些不自在。

  Eduardo抬起手指抵住嘴唇,示意她噤声,“你在哪儿?”

  “我在家里。”Sean说,“在等你来。想你。”

  “嗯,我知道。”Eduardo柔声撩拨,眼神却是冷的。“我也想你。漫长的一天。”

  “我想也是。我猜你,呃——”他顿住了,声音低沉下来。Eduardo露出一点嘲弄的笑意。“我猜你想来一发,是吗,宝贝?放松些压力?”

  “听上去很不错。”Eduardo舔了舔嘴唇,声音轻柔而低沉,而那感觉很古怪但又他妈的性感得要死,而Marylin不敢去看他,她不能,因为他们这基本上就算电话性爱了,她还他妈的在这儿呢,什么鬼。

  她把余下的酒一口气喝光了。

  “那就过来。”Sean说,呼吸已经有些不稳。

  “二十分钟。”Eduardo说。“我想为你准备好。”

  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望进了Marylin的眼睛,于是她的呼吸也许有一点加快,因为这——

  这也许让她有些性致盎然。

  Eduardo看上去像是他也看出来了。

  “好。”Sean赞同道。“对,准备好。为我濡湿后面。”

  Marylin倒抽了口气,Eduardo冲她摇摇头,眼神锐利,手指再一次抵上嘴唇。

  “我很快就到。”他沉声热忱地说,“一会儿见,Sean。”

  Sean呼出一口气,说,“拜,宝贝。”于是Eduardo挂断,放下了电话。

  Marylin尴尬地放松了呼吸,因为搞什么,而Eduardo说,“我该走了。”

  她吞咽了下,点点头,喉咙发干。

  “你知道,去润滑。”Eduardo说,嘴角挑起一抹假笑,她不可置信地看向他。

  “他——呃,”她结结巴巴地说,“他。哇哦,好吧。我现在信你了。”

  “那太遗憾了。”Eduardo的声音柔滑。“因为我刚想问你要不要一起去。”

  哇哦,她绝对喝醉了,因为没可能他刚刚说了那句话。

  “什么?”她咕哝,而他倾身向前,近的有些过分了,Marylin可以闻到浓厚的古龙香水味道,有一瞬间以为他要亲吻她。

  但他没有,而是在她耳畔低语。“我觉得要是你一起来的话会非常有趣。”

  “什么,呃——那会,非常,非常违反职业道德。”她说,他嗤了一声。

  “违反职业道德?你不是的律师,Delpy——”

  “仍然,Eduardo。那——你不能就——”

  他噘起嘴,舔了舔酒杯的边缘。他的舌头很妙,她晕晕乎乎地想。

  “你不相信我能让Sean Parker爱上我。”他温软地说,“我只是想证明给你看。”

  她甚至思绪没过大脑就开始点头。

  于是他说,“把你的酒喝完。”然后他们都喝完了,然后他们就坐在了出租车里,而Eduardo眺望窗外,身形侧脸仿佛王族一般,而Marylin拨弄着手机,仿佛在陌生城市的星期四夜晚,除了看她的案子里牵涉到的两个人上床,她还能有别的事可做一样。

  啊。


TBC.

  好想上这个Eduardo呜呜呜...请给我小蓝手和小红心!!!

评论 ( 5 )
热度 ( 75 )

© 苍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