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翻译,all铁all,00Q,EME,SE,微博@_Baldur_

【授翻/SE】Follow Through Chp1

原作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61311/chapters/586038

授权图:


简介:

  在诉讼期间,Marylin发觉Eduardo和他的一位敌人有不正当关系。她十分合理地感到警觉(以及有一点性致昂然,但嘿,那可是Eduardo Saverin)

译者的话:

  Marylin视角,E单箭头M感情有,基本上算是个小黄车。

  很好吃,不ooc,而个人觉得与其说是SE感情向,不如说是对于Eduardo本身的剖白。Marylin在此作为旁观者十分恰到好处。

  三章完结,祝食用愉快。







  她完全不知道她的同事们现在在想些什么,漫长的一天即将收尾,她在那愚蠢的椅子上坐到屁股疼然后现在太阳几乎要落下去了而所有人都眯着眼因为没人知道怎么把会议室的百叶窗放下来而她他妈的累得要死,但——

  她现在脑海中的唯一念头就是,天啊,我真的需要喝一杯。

  一般来说她会发短信约法学院的朋友们,或者甚至是公司前台的那个姑娘(每天晚上都有男人们争着请她喝酒)。

  但她现在在PaloAlto,因此她把东西放回宾馆房间(Garden Court,贵得离谱,但住这儿比较方便,而且公司付一半),乘电梯下楼,在宾馆酒吧里找了位置坐下。

  “朗姆可乐,”她对吧台小哥说,“谢谢。”

  因为她在喝酒方面内心其实还是个大学新生,而朗姆可乐制作又快,又便宜,还能通过适宜的方式立刻摄入需要的酒精。

  它立刻就被端到了她眼前,吧台小哥看上去像是觉得要他调这个是一种侮辱,而她心怀感激地抿了一口,抬起手撑着下巴环视酒吧。

  许多年长些的男人们和面色不虞的女人们,一些戴着各色领带的年轻人们。

  她很快就喝完了第一杯,又叫了一杯,一边仍环视着四周,然后她看见——

  她怔住了,因为——天啊,那是——

  对,那是Eduardo Saverin,坐在吧台的另一边,身上是穿了一天的西装,领带松散。

  他一定也是住在Garden Court。

  估计是用他自己的钱。他当然付得起。

  他在小口喝着一杯高脚杯中的清澈酒液,神色紧绷。

  Marylin在他环视酒吧四周时低下了头,把头发拨到前面来遮住脸,但他的目光直接略过了她。

  她松了口气,然后又偷眼看他。

  他在点酒,纤长的手腕从西装袖口中裸露出来,对着吧台小哥比划着。

  他看上去很疲惫。Marylin可以理解。今天是比较情绪激动地一天。对,她觉得Eduardo的证词法律上来说并不算很确凿,但谁都能看出他深受创伤。

  Mark也受伤了。他只是不像Eduardo那样显露在每一举一动中。

  Eduardo在吧台小哥把酒递给他时冲他点了点头,Marylin同情地看着他,而此时一个男人从他身后靠过来,一只手放到他屁股上。

  Marylin不可置信地探头去瞧,边咬着吸管喝她的朗姆可乐,然后那个男人转身——

  她的下巴掉了下来。

  Eduardo在说些什么,而那男人在笑,而那是——

  天啊,那是Sean Parker。

  这个Sean Parker三天前提供了他的证词,说的什么,这是完全合法的商业决策,Eduardo在冻结银行账户时违反了他的合同——作为Napster的创始人我要说,这种事我见过一千次有了——

  同样是这个Sean Parker,现在将手抚上Eduardo的后背并向他倾身,在他耳畔低语。

  Marylin瞪大了眼睛,而后在Sean转头扫视四周时迅速低下了头。

  天啊。他们在——他们是在做交易还是什么?

  这可能会很重要。

  Marylin不信任Sean。一点也不。而她一点也不难想象Sean有和Eduardo做不清不楚的交易的可能性。他们都想要Facebook的股权。事实上那会很有利,要是他们——

  她的思路骤然中断,因为Eduardo站起身来,而Sean抿了口他的酒,而后,Marylin看的清清楚楚,捏了捏Eduardo的屁股。

  捏了捏他的屁股并亲吻上Eduardo的脖颈,而Eduardo转过头来,嘴唇微张,对着他眨了眨眼。

  Marylin近乎惊讶地发出声来。

  但她立刻捂紧了嘴,看着他们离开,Sean轻柔地拍了拍Eduardo的屁股,Eduardo的后背直挺挺的僵着。

  当他们的身影消失后,Marylin靠回了她的高脚凳上,感到晕头转向。

  她知道她应当告诉Sy。

  她当然应该这么做。这可能会颠覆整个案子的走向。这可能——操,他们可能可以由此反诉他。

  要是他们是情人,Sean和Eduardo——

  而他们在——日,要是他们就是在计划这个。

  这太重大了。她头疼的厉害。她刚才估计不该喝的那么急。

  她蹒跚地站起来,在吧台上放下钱,然后回到房间里去。

  Sean Parker和Eduardo Saverin估计正在这间酒店里做爱,就在此时此刻,她微醺着想到。

  古怪。

***

  Marylin第二天早上见到了Eduardo,而他身上照理来说应该还有痕迹,以证明——他——照理来说昨晚和Sean Parker上了床。

  她在十分钟后才意识到她一直盯着他看,因为Eduardo奇怪地瞥了她一眼,而后弯下身去拿他的公文箱。

  然后她就看见了——一个深色的吻痕,就在他左耳下方。

  她艰难地吞咽了一下,脸色微红地移开了视线。

  又是漫长的一天,Eduardo描述了他们和Sean的第一次会面。

  他声音里的恨意和恶毒简直是太过于真实了。

  他是个杰出的演员。

  他们在街对面的同一家咖啡厅吃午餐,Marylin看着他翻看一些文件,边往嘴里送沙拉,走过去坐到了他对面。

  他抬起头来。

  “Marylin?”他说,“呃,嗨?”

  “嗨。”她说,紧张地清了清嗓子。“呃,这是凯撒沙拉吗?”

  Eduardo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自己的沙拉。

  “不,希腊沙拉。”他有些困惑地说。“你——你在做什么?我们估计不该说话。”

  Marylin点点头,然后开口,声音微微有些发抖,“你在和Sean Parker发生不正当关系。”

  Eduardo被面包丁噎住了,拿起一张纸巾掩着嘴开始咳嗽,眼睛泛起水雾。他看上去又惊吓又恼怒。

  “什么——咳——什么?”他咳嗽着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你知道。”Marylin维持着神色紧绷,眼神平静。“我昨晚在Garden Court看到你们了。我的问题是,Eduardo,你和他在计划些什么?”

  Eduardo吞咽了下,终于缓了过来。“我没在计划任何事情,Marylin。你看到的任何——完全和你没关系。”

  “我是Mark的律师之一——”她可以瞧见他的嗤笑,脸上不由发烫,“——或者,我可以告诉Sy。你真的想要Sy知道这个——”

  “你想要什么?”Eduardo低声愤然地说,脸上恼怒的发红。

  “我想要知道没有交易他妈的在我们背后进行。”她回击道。“Sean Parker,Eduardo,真的吗?你他。或起码你是这么说的。我怎么知道你没有在背后谋划什么好毁掉Mark?”

  “哦,是啊,我是那个会毁掉别人的人。”他咬牙说,“这一切——和Sean的事,都和案件本身毫无关系。”

  “而和Sean的事到底什么?”

  他扬起脸来,冲她递去一个知情的眼神。

  “你为什么这么感兴趣?”他的声音比之前她听过的要刻薄许多。也许他的确恨Sean,但他仍然是个杰出的演员。在诉讼桌前,他是斑比;在这儿,他则是猎人。

  这让她浑身颤了一下。

  “我和Sean Parker上床,和这有什么关系?还是说这只是和你有关,Marylin,因为你有点太感兴趣了,对这桩案件,对Mark。”他的眼睛微微闪烁了一下。她脸上烧起来,正要辩驳,他已经站起身来,猛地合上他的沙拉盒子。

  “你和Mark在一起吗?”她拉住他的手臂柔声问道。“在股权稀释之前?”

  他把手臂抽了出来,眼神阴郁而危险。

  “你觉得我是那个做错了的人?”他说,而她懊恼地移开了眼神。“我不是那个对原告问不合理的问题,在公众场合和他们搭讪的人。”

  “Eduardo,这关乎于——”

  “我对此懂得比你想象的多。”他低声说道。“你违反了不少规矩,Delpy。别傻了。”

  他转过身大步离开,留下昂贵的古龙香水味。

  她深深地吐出一口气,带着沙拉回到了办公室。

  Mark独自一人坐在那儿,在电脑上敲敲打打,而她为他感到胸中疼痛。

  也许她有些陷得太深了,过度干涉了。

  但操他的,要是Eduardo在说谎——

  第二天早上,她打给了Sean Parker。

  她从Sy的记录中翻出了他的联系方式,用的方法可能,对,不能算完全合法,但——

  要是他在说谎,这就是正当行为。

  Sean在十分钟后电话即将转入语音信箱时接了起来,听上去宿醉未醒,well——

  她得到了答案。


  TBC.

  一如既往地,请给我小蓝手和小红心,爱你们!

评论 ( 8 )
热度 ( 68 )

© 苍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