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翻译,all铁all,00Q,EME,SE,微博@_Baldur_

【授翻】On the Care and Maintenance of Quartermasters4

简介:

Q在Bond去伊斯兰堡之前生病了。Bond只希望Q好起来(以及可能爱上他)。
(或者,Bond觉得泡Q的最好时机是他生病在家的时候。)

1 2 3

前情提要:

Bond派了一位Madame Carpenter给Q送茶。不知为何她认为Bond和Q是一对儿,还盛情邀请他们有空光临她的“茶店”。还有两位访客,而Bond可能有提到他任务结束后会来看Q。


(我找不到合适的不粗俗的词翻madame,但你们似乎都没看出那是类似性交易人士的意思。Well,现在你们知道了。)






    疲惫但却清醒,Q坐在客厅等待着。Q只知道圣经里那个Micah。或者说,他觉得圣经里有提到一个Micah。这名字听着很圣经。

    在等待的时候,他为自己泡了壶茶。Mme Carpenter留下的那些卖相和气味都很好,但她经营——Q不太确定,但那肯定是某种成人店铺,像是妓院一类的,绝对不只是一间茶店。但又说来,他是从MI6总部的地下休息室拿来的茶,而即使是他也知道了不要自以为里面很安静就门也不敲就进去。回想起那个意外Q做了个苦脸,拿起最近的罐子——她将其形容为香槟的一款白茶——并按照Mme Carpenter留下的指示泡了茶。在等待水开的时候,他注意到猫的食碗装满了水和食物。Ó Broin夫人昨晚补充了这些,并且放了很多。难怪他们今早都慵懒而满足。

    “走开!”有人尖叫道。Q震了一下,转过身去。声音是从——噢,他忘了关窗了。

    “我应该来这儿的!”一个男人说道。他的声音颤抖沙哑。

    “你不应该在这儿闲逛。”先前的人——Q认出那是住在二楼的一位MI6会计部门的女士。“出去,出去!”

    “James让我来的!你肯定知道James!”那个男人尖叫道。Q一瞬间什么也听不见,而后,“拜托,拜托让我进去!我应当见某个人——呃,等下,是你吗…?James是让我来见你的吗?”

    Q听见响亮的的一声,一声喊叫紧随其后。

    “嗷,”那男人说。“那是什——!”Q听见无可错认的大门关上的声音。“操。”

    Q倒了茶抿了一口。有些烫,但,这真好喝。在那之后,他犹豫地走到窗边向外看去。

    起码现在太阳已经升起来了,因此Q能比先前看的清楚些。一个身形消瘦,衣着褴褛的人站在路边。他穿着一件脏兮兮的套头衫,帽子戴在头上,双手揣在口袋里。只消看他一眼就能知道他不属于这儿。

    瘾君子,Q这么想着时大门又开了。

    “嘿——啊啊啊啊啊,”男人大叫着后退一步。“嘿,没必要——”

    Q看着那人躲开一拳,然后堪堪避开了一个侧击。另一个人刚刚从楼里出来,肤色深棕,带着不想听你废话的神色。

    “你给我滚出去。”男人咆哮道。“不许闲晃,你听到那位女士说的了。”

    “我只是——我只是在找一个人,我接到电话——”那瘾君子动作不够快,被另一拳打了个正着。他重重地倒在路上。Q对此皱了皱脸。他从来不喜欢暴力场景。那瘾君子比Q身形要小,估计只有竹竿那么重。他怎么看不出——

    “滚开,”高大的那个男人说,“不要回来。”

    “嘿,不行,James Bond——

    Q竖起了耳朵,你一定是在逗我。

    男人大笑了一声。“James Bond,”他说。“这就有趣了。”他抓着那人的肩窝把他举了起来。“那么你是为谁做事的?”

    “停下。”Q探出窗口喊道。两人都看向他。那个瘾君子的右脸颊已经被打肿了,皮肤有些开裂。“你,你是Micah吗?”

    “是我。”那人迅速地开口,语速飞快,“我是Micah,James Bond叫我送些感冒药来——说有人需要那些好货还有噢噢噢噢。”

    “停下。”Q又说了一遍。

    “你认识这人?”高大的男人问。Q看不清楚他的脸,但从他抓着那人的方式来看,他应该是个特工。

    “算是吧。”Q说。“让他上来。”

    Micah被男人放下来,双膝瘫软倒在地上,不得不再用力站起来。

    “我不喜欢这个。”男人说。

    我也不,Q想。他在意识到这是个谎言时抖了抖。不,他的确不。没可能他会承认他很高兴Bond给他送来一位女房东,一位madame,然后现在,一个瘾君子,就为了让他好好休养。没可能。

    几分钟后,那人就站在了Q的公寓门口。高大男人——Carson,Q在近距离看到他脸后终于想了起来;一个因为能伪装口音总是被派往美国的特工——站在他身后。

    “呃—呃…”Micah说。“你就是那个我应该给的人,对吧?”

    Q端着茶站在门口,瞪着Micah从口袋里掏出一塑料袋没有标记的白色药片。Carson怀疑地看向Q。

    “这是什么?”Q问。他的鼻子又开始让他烦心了,头疼也似乎有卷土重来的迹象。这些药片看着很正常,但话又说来,从外表上从来看不出什么。

    “药。”Micah说。Carson在他身后僵住了,Micah立刻震了一下。“感冒药,感冒药!不是那种药。就只是你们货架上能找到的那种名字复杂的普通感冒药。”

    “那为什么装在这种袋子里?”Q问。他带着恳求的神色看向Carson,唯恐这位特工举报他根本就不存在的吸毒问题。操你的,Bond。

    “因为这样带着方便,就这样。”Micah说。“对,这看着挺可疑,但这是无害的。袋子也是干净的。我保证。”

    楼梯上的动静吸引了Carson的注意力。

    “让一让,小子。” Ó Broin夫人熟悉的声音传来。“这些包重死了。”

    Carson抓着Micah让到了一边,好让Ó Broin夫人大包小包地跨上楼梯挤进Q的公寓。Q不得不让到一边,好避免被撞上。他捧着茶杯又抿了一口。这真好喝,太好喝了…

    “这是什么?”她轮流瞪向三个男人。她把食材放到了地上,从Micah颤抖的手中一把抓过了那个塑料袋。

    “女士,我必须请你——”

    Ó Broin夫人瞪了Carson一眼。“你不准这么跟我讲话。”她厉声呵道。她转向Q。“如果你要更多的药,该跟我讲的,小子。我可以在超市里买一些。”

    “女士——”Carson尝试着开口。

    “看到没?”Micah说。“是感冒药,我发誓!我是James Bond叫来——”

    “James让你来的?” Ó Broin夫人看向他。她低低的哼了一声。“那小子认识的人一天比一天差劲。现在,Q,去坐好,你看上去马上要晕过去了。”

    Q确实是觉得马上要晕过去了。

    “如果你俩打算站在那儿,就干点有用的事。” Ó Broin夫人说。Q很难分辨她说了什么,她语速太快了。

    “嘿——”

    “不许‘嘿’我,小子。”她说,

    Micah吞咽了下,转向Q。“告诉他我做得很好,好吗?”他请求道。“我不想——他——”

    “没事的。”Q说,“你可以走了。”

    Micah来回看了看,又回头瞥了眼Carson。“我不再干以前的行当了,”他说,“我发誓。我都不制毒了。我摆脱干净了——告诉他这个。我回大学了。我洗白了。他给我的钱?我没浪费掉,我发誓。我存起来了。我在正当的银行里开了个账户。”

    他看上去不像洗白的样子,Q想,但他看上去如此迫切,Q情不自禁地说,“好。”

    “告诉他。告诉他。”Micah说。

    “我会的。”Q保证道。

    Carson咂了咂舌。“疯了。”他说。“我会带他出去。但,拿那些东西小心点。”他看着ÓBroin夫人放在柜台上的那些药。“不能信他们。”

    “好吧。”Q说。Carson走时关了门,一时间只剩下街上的声响和Ó Broin夫人在厨房里忙碌的声音。

    “你去买东西了吗?”她问。Q转头见她在看他的茶柜。

    “啊——不,有人过来带给我的。”Q说。说话实在太困难了。突然一切都感觉很不对劲。他意识到他起了好几个小时却什么也没吃——估计是这个原因。他找了地方坐下来。

    “James送来的?”

    “对。”Q说。

    Ó Broin夫人不只是笑起来——她笑的声嘶力竭。“噢,他陷得这么深——”她瞥了眼Q,然后走了过来。她咕哝了些Q听不懂的东西,摸了摸他的额头。

    “折腾了这么一阵子,”她说,“然后你又回到了昨天的状态。我要拿你怎么办?”

    Q恶狠狠地看向她,想要立刻死亡。

    “回床上去。”她最终说道。“现在就去,快。”

    他们走得很慢,但Ó Broin夫人最终把Q弄上了床,盖好被子,茶杯放在一边的床头柜上。

    “我会把食物准备好,然后打给James。”她说。“如果你需要我就喊一声。”

    Q的头不再那么晕晕乎乎了。但他的嗓子疼得更厉害,即使Q内心是个科学家,也忍不住疑心是不是这两项是关联的。Aubergine跳上床来闻了闻他的脸。Ó Broin夫人离开房间前冲猫皱了皱眉。

    Q知道不可能马上睡着。他最近睡了很多,大脑完全没有睡意。但他的身体需要休息。他蜷在被子里,突然想起了什么。

    他的手机就在一旁。他拿了起来发短信给Bond。Ó Broin夫人肯定在厨房里给他打电话,但…

    Micah想让我告诉你他洗白了,Q说。回去念书了。你给了他钱?

    过了好一会儿——当然是相比起之前的那几次——Bond才回复了他。

    很好。Bond回复。对。

    Q瞪着亮着的屏幕。这对他的头疼完全没帮助。

    感觉好些了吗?Bond问。

    头疼的厉害。Q回道。

    我马上搞定了。很快就回去。

    Q有些犹豫要不要问他想问的,但他忍不住。要是Bond就此纠缠,他总可以怪罪是感冒药让他头脑不清。

    你回来以后会做什么?他问。

    应该去汇报。Bond几乎立刻就回复了。但在那之前会做点别的。

    Q觉得这是他能得到的最接近答案的回复了。他把手机放到一边,开始揉Aubergine的脑袋,猫咪在他的手心里蹭了蹭。在黑暗中,疼痛减轻了些许。世界压缩在这几堵墙围起的方寸之间,一床被子,一只——不,两只,Anna也在——猫,Q在这世界中央。

    然后,当然,还有James Bond。尽管酗酒问题,精致皮囊,香车美人都佐证了他是典型的那类特工,他似乎是这间屋子里最摸不着边际的那个。Q以前从没仔细思量过这个人。

    (除了,他的确有,但他绝不会向任何人承认。Q是那种不会主动表露兴趣的类型。他在大学的一位老“朋友”告诉他这是女人的做法,但Q才不在乎。他才不要因为一次心动就让自己显得愚昧,多谢。)

    ((他没有,没有,对James Bond心动。Bond送来的这些人和礼物当然没有让他更深陷其中。没有。绝对没有。))



    “他怎么样?”Bond问。他必须要烧掉一件很好的西装,一些歹徒,还有一尊泰国雕像,好掩盖血迹,但除此之外任务已经完成了。他现在在从酒店出来,面带微笑,准备回家。

    “糟糕透顶。”Ó Broin夫人说。Bond可以听见她在做饭的声音。“他会很高兴见到你的。”

    “谁说我要过去了?”

    “我说的。” Ó Broin夫人说。Bond简直可以看见她站在那儿,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拿着搅拌用的汤勺,脸上带着不赞同的神色。如果他们现在面对面站着,她会两手叉腰瞪着他。“你对他痴迷的就像我的Éamonn第一次见到我时那样。你给我过来,坐下,和他说话。”

    “不行。”Bond违心地说。他全心全意地想直接过去,让Mallory和他那些规矩滚蛋。

    Ó Broin夫人臭骂了他一通。Bond没有回答,假装听不懂她的话。

    “没得商量。”她又用回英文。“我在尽我所能,但你要给我过来这里,你要坐在他旁边,然后你要把你跟我说的话都告诉他,不然会代你告诉他。”

    Bond深吸了一口气。“好吧,”他说,“既然你这么说了…”

    “你会过来。” Ó Broin夫人说。“你要是不来我会知道的。”

    “决定接手我的事了?”Bond调笑道。

    “永远不要低估女人,James。”Ó Broin夫人说。他可以看见她摇晃那把勺子。“我会知道的。”

    Moneypenny.

    就他的职业而言这不算什么,但他愿意死掉就为看到她们俩见面的场景。


    TBC.

    圣诞快乐Motherfuckers!!! 我有对象,Bond在追求对象,Q马上要有对象了,而你,仍然是一条单身狗:):):)

    O Broin夫人太可爱了!我不敢相信上一章的回复里没人提到Bond让一位开性交易店的女士来找Q,还差点为Q提供性服务的事,是我用词太隐晦了吗??

    Anyway, 请给我多多的小蓝手和小红心!!!

评论 ( 6 )
热度 ( 39 )

© 苍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