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翻译,all铁all,00Q,EME,SE,微博@_Baldur_

【授翻】On the Care and Maintenance of Quartermasters3

简介:

Q在Bond去伊斯兰堡之前生病了。Bond只希望Q好起来(以及可能爱上他)。
(或者,Bond觉得泡Q的最好时机是他生病在家的时候。)

1 2

前情提要:

一位Ó Broin夫人带着食物不请自来地出现在Q家中,声称是Bond的女房东。她是个暴君,但她认为Bond的男孩儿是个甜心。Bond有可能告诉了Ó Broin夫人他正在试图“留着”Q。





  Q第二天醒来的第一个想法是他上班迟到了,需要立刻起床。

  瞥了一眼时间又懵了一会儿,Q冷静了下来。现在是早上四点。不是上班时间。况且,他被强制休一周假。他没法进入总部,尽管他猜他能远程控制一些项目。但他不会那么做。他应当静养,不管他愿不愿意,这都是他现在需要的。

  Q闭上眼睛,在被窝里挪了挪。他的一只猫——Anna——在夜里不知什么时候蜷在了他身旁。现在Anna满足地冲他眨眼。

  他突然想起Ó Broin夫人——她真的是真人吗?是Q自行想象出了这个爱尔兰女人吗?——不喜欢猫。她昨晚离开前估计没有为他们准备任何食物。要是他们饿了呢?

  Aubergine踱进房间,跳上床,踩了踩被子直到它能舒服地躺上去,扑通一下趴下,欢快地翻滚伸展,然后舒舒服服躺好。它们俩都没显出抑郁或饥饿的样子,这让Q放松下来。

  无论放松与否,Q不觉得疲惫。从回家以后他就没有算过他睡了多久,但他猜测不止八小时。他觉得头脑清醒,尽管还有些萎靡。

  茶。Q想。他需要茶,然后才能思考。

  需要从温暖舒适的被窝里爬出来的想法阻止了他。除非裹着被子出去——现在想来,他不会那么做——不然没法保暖。即使那么做,他的腿也会露出来。他不喜欢脚底冰冷的感觉,特别是现在它们在被子里如此温暖。

  床头柜上,Q的手机震了一下。Q拿过来,凑到眼前好看清楚。

  Bond。你醒了吗?

  Q不知为何笑了。他不该笑得出来——现在是凌晨四点——但仍情不自禁。对。他回复。刚刚醒来。谢谢你让你房东过来。

  随时效劳。Bond回道。你有份快递。

  Q歪了歪脑袋。什么?

  Mme Carpenter。她来早了。

  什么Carpenter?什么来早了?Q问。他确定他什么是木匠(carpenter),但是Mme Carpenter?Bond做了什么?

  Q强迫自己坐起来,相对寒冷的空气扫过他的肩膀,算是清晨的致意。

  Ó Broin夫人昨晚帮他换上了睡衣算是某种奇迹,因此如果Mme Carpenter的确要来,Q不会显得十分不得体,尽管他完全不在待客的状态。他把被子从他的猫咪们身下抽出来,像斗篷一样穿着走向窗边。从那里,他看向街道。

  一个戴着宽边帽,身穿宽大的黑色大衣的女人站在路边,看着手机。她在尚未亮起的天色下显得身形模糊,但Q猜她就是Mme Carpenter。几乎就在他看到她的那一瞬间,她抬起头来对上了她的视线。她立刻收起了手机,做了个手势。Q打开窗户,清晨的空气涌了进来。

  “早上好。”那女人招呼道。“James亲爱的让我来的。Bond街007号——我记得对吗?”

  她的说话方式很奇特,像是她想在不增加音量的情况下显示音调可以有多高。

  “你是Mme Carpenter吗?”

  “我是。”她说。她行了个屈膝礼,或者说看上去她有这么做。Q认为他可能还在梦中。“我能进来吗?James不肯给我开门的密码,也不回我短信,那无赖。”

  无赖。Q绝对在做梦。

  “门马上就开。”Q说。他从窗边离开,找到门口的遥控——楼里每个人都有一个,好让客人们能上来。Q猜让某个他从没见过的女人进来违反了公司的条款,但他完全不在乎。

  一分钟后,她就在公寓门口了。Q打开门让她进来。

  “噢,谢谢你。”她取下帽子抑扬顿挫地说。现在离得近了,Q可以看见帽檐上绑了羽毛,好像她是个海盗似的。她的大衣风格独特,剪裁特意凸显出了她纤细的腰和丰满的胸,她还戴着一双看上去有些陈旧的黑色皮手套。Mme Carpenter的高跟鞋比起鞋更像是刀,穿着它们她比Q要高了不止一个头。她的脸装扮的很夸张,苍白的粉底和锐利的眼线和艳丽红唇。她应当在杂志中出现,而不是Q公寓里。“来得太早,万分抱歉。”她说。“我临时早上有约。”

  “噢。”Q说。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看她。

  Mme Carpenter转向他。“James没有告诉我这应当是一次预约还是赏味。”Q不知道该如何回答。Mme Carpenter等待着。

  “我恐怕我不明白。”Q说。

  Mme Carpenter微笑起来。“噢,”她说,“不,别这样。在我确定你想要什么之前我们不能玩游戏。我的界限很严格的,你知道。”

  Q冲她眨眨眼。“我是认真的,Mme,”他说,“Bo——James直到五分钟前才告诉我你要来。我不知道你是谁。”

  “赏味,那就是了。”Mme Carpenter说。“他的确有说你喜欢茶——那应当就是提示。愚蠢,愚蠢的我。幸好,我来前做了万全准备。”她走进厨房,开始打开各种橱柜。

  “呃,我不——”

  “在这儿呢。”她说。她找到了他目前储存的茶。“啊,你的确有些好茶,但它们比不上我的。”她解开大衣,开始拿出瓶瓶罐罐——估计是放茶的——从外面Q可看不出大衣里有这么些口袋。

  但不是那些瓶罐吸引他视线。

  “这些是我新到的一些货。”她没有看向Q。“我们有一款红茶——想象格雷伯爵加上薰衣草的味道,但没有伯爵夫人的柑橘香,温润且有些烟熏味;那款是绿茶,有些苦涩,来自韩国,但口感让我想到了以前的一款中国的茶;这款是白茶——工艺花茶,非常清淡,有些像茶中香槟;噢还有!这是新到的货中我最喜欢的一款。它是基于大吉岭茶调制的——我不会透露最美妙的部分。”她转过身来面对Q。她的大衣敞开。

  “怎么样?”她问。

  Q一开口就舌头打结。

  Mme Carpenter咯咯笑起来。“噢,他什么都没告诉你,是吗?”

  “没。”Q最后说出了口。“他没有。”

  Mme Carpenter蹬着那双恨天高向Q走过去,一根手指挑起了他的下巴。“噢,我可以看得出他为什么喜欢你。”她说。“多么可爱的容貌。若是我的姑娘们能有一个长得像你该多好。”

  “你的——”

  “我在城市的另一端有间茶店。”Mme Carpenter说。

  “是吗。”Q咕哝着,眼睛垂下,眉毛却高挑。她猛然一抬他的下巴,于是他又抬起眼睛。

  “的确。”她说。“背后做的生意有些不同,但那是仅限熟客的。”她看向他。“奇怪,你似乎不知道。”Q张口结舌了一阵,Mme Carpenter又大笑起来。“你不是对那方面感兴趣,亲爱的。噢,告诉我——啊,是这样,不是吗?James担忧——噢,真抱歉。”她微笑着向后退了一点距离。“James从来不是我的客户之一,所以我猜想他不是直的。我很高兴看到他有这么可爱的恋人。”

  Q感觉胸中的空气被抽空了。

  “我不是——我们没有——”

  “上床?在一起?”Mme Carpenter问。她显然不相信他。“也许你们应该这么做。他昨晚打电话来时很明显非常担心你。”

  Q需要立刻坐下来。Mme Carpenter把茶放到他的架子上。

  “你是怎么认识他的?”Q问,声音尖细,有些气喘吁吁。

  “命运的奇妙。”Mme Carpenter咏叹般地回复道。她冲Q眨眨眼。“一些实实在在的无赖在我下班时拦住了我。粗鲁的畜生们啊。那是几年前了,我觉得他们还没能离开医院。我告诉James可以随时来收取他的报酬,但这是他第一次要些什么。我们在那之后颇有联系,当然。他总是那么彬彬有礼。偶尔会给我带来些新客户——都是些惹人喜爱的,神秘的人。”

  Q敢说他们是的。

  “总之,除非你想要一次预约,我在这儿的工作已经完成了。”Mme Carpenter扣起大衣的扣子,恢复了完全得体的模样。“如果你对此改变主意了——或者James改主意了,或者你们一起来,,我们一直欢迎情侣同往——记得和我联系。店铺承我的名字;询问谁负责暹罗产的乌龙茶。”Mme Carpenter眨眨眼。“那十分受欢迎。”

  “当然。”Q说,他觉得自己的脸已经是一片通红。他要杀了Jam——Bond,Bond。“谢谢你的茶。”

  “别感谢我,感谢你的情人。”Mme Carpenter说着拿起了放在柜台上的帽子。“我自己出去就好。告诉他我向他问好。我诚挚地祝愿你早日康复。”

  就那样,她离开了。Q坐进了沙发里。刚刚有位madame在他的公寓里。她准备要来——Q吞咽了一下。不是说他对那方面的事不感兴趣,只要对象正确,但有所准备。令人警觉

  Q回到卧室,找到了他放在那儿的手机。他把被子扔回床上,钻了进去,感觉刚刚发生的一切用过了他的精力,晕乎乎的。

  但他还有精力打给Bond。

  “我还在想你是不是会选预约了。”

  “你是个混账。”Q呵他。“你不能不告诉别人就安排一位madame到他们家去。”

  “我想你有点惊讶。”

  “惊讶?”

  “我说了那是Mme Carpenter。你知道你部门的一些员工——”

  “别。”Q闭紧了眼睛。“不要说完那句话。”

  “他们开了个关于你性生活的赌池而你不想报复?”

  Q叹口气。“我该问你是怎么知道的,但你估计就是他们采访的那个人。”

  “不,那是003。是他告诉我这个的。”

  “我还没被骚扰是因为这个吗?你们齐心协力想搜刮光我的员工的工资?”

  “差不多。”

  “猜到了。”Q咕哝着,“总之,你还打算安排别的人来吗?因为如果可以,我不想临到关头才得到通知。”

  “那样会破坏惊喜。”

  “惊喜太多了,007。”Q说。“我很惊讶你做了这些。到底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你还会有两位访客。”Bond说。“Micah今天晚些时候会来。Julio现在在飞机上,明早应该回道。我今天能完成任务,所以我会在他之后过来。”

  Q眨眨眼。他没有指望——

  “Q?”

  “你为什么要做这些?”Q问。

  “你病了。”

  “那不是原因。”

  “对我来说是的。”

  Q咕哝了一声,往被子里缩了缩。“呃,谢谢你。”他说。

  “不必道谢。”Bond说。

  “抱歉打扰你。”Q说,“我只是想搞清楚。就,这——她来得有点出人意料。我想你还有工作要做。”

  “没什么需要担心的。任务进行的很顺利。”

  “就算不顺利你会告诉我吗?”Q隔着电话也能看见Bond欠揍的假笑。

  “好好休息,Q。”Bond说的。“等我回来见。”

  “Bye,Bond。”

  Bond挂了电话,把手机扔在床上。

  “现在。”Bond看向跪在床脚瑟瑟发抖,被堵住嘴绑起来的服务生。“你挑的时机太糟糕了。你知道,我差点错过了他的电话?”他瞪着那个人。十分钟前他闯了进来,试图用一把叉子杀了Bond——他经历过最愚蠢的一次,倒不是说Bond有记录过。Bond本该把他扔出窗外来感谢他,但是Q打来的时候他不得不改变策略。“但,抱歉。这不太恪守职业精神,但我需要确保我的军需官好好恢复。他生病了,还拒绝照顾自己。但现在搞定了,我们可以继续谈我们的事。”

TBC.

我更新了motherfuckers!!!快来给我一些小红心和小蓝手吧!!!

评论 ( 8 )
热度 ( 58 )

© 苍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