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翻译,all铁all,00Q,EME,SE,微博@_Baldur_

【授翻/00Q】How To Be A Superhero Chp1

原作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704055

授权图:

简介:

  “我是被解雇了吗?”

  M没有费神去搭理James企图幽默的举动,而是继续陈述他的观点。“自从天幕危机任务结束后,顺带一提那是一年多前了,你就没有离过职,没有休过一天假。你在任务和报告中没有休息过必要的四十八小时。”

  James深吸了口气,缓缓吐出。

  “你不是年轻人。”M平静地说。“每个人,哪怕是James Bond,都需要时间来平息伤痛,无论是肉体上还是心灵上的。逼迫自己最终会导致你或他人被杀。”

  “所以没有另一个任务了?”James问道,站起身来。

**

  或者,James Bond被勒令休几天假,在烤肉店撞到Q,开始玩魔兽世界,动身去威特尼去见Q的家人(为了国家安全,当然了)。


译者的话:原著是一整篇,但太长了,于是我分段译。本来想再翻多一点再放出来,但鉴于我最近比较忙,就先放这些。这篇好甜的。魔兽世界的游戏术语翻译的我快要死掉。


LOFTER有毒...就这还要走外链...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488555

以下是试阅。



  James Bond不是一个随意的人。

  看似漠不关心和真的漠不关心是有区别的。

  James不是Jim。他不是穿T恤和牛仔裤的那类人,不会成天待在家里看电视。他喜欢生活有所目标,厌恶懒散。太长的独处时间容易滋养令人不适的自我认知情绪。

  James最好不要花时间去进行任何回忆。

  他知道他擅长什么。他擅长诙谐的玩笑和性暗示。他擅长在高速运转的世界中隐匿,执行任务的同时让所有人为之倾倒。

  要成为一名零零特工,首先要、拥有极强的纪律性与过度的自信。

  James懂得他的长处。他明白自己的魅力,知道如何把要做的事做到最好。

  但他现在已经四十多岁了,而有时他的工作需要他去理解那些年轻人;在他在海军中立下功劳脱颖而出,获得同僚的赞扬和尊敬时,那些人大多还没出生。

  最近一次任务中他来到加利福尼亚的旧金山,潜伏在一家互联网公司中试图找出针对英国政府及其盟友的安全系统的一系列入侵破坏的始作俑者。

  什么,看在上帝的份上,是“看个Netflix放松一下?”

  一个带着鼻环涂着黑色唇膏的女人邀请他去她家里,拒绝了他去一家很会调马丁尼的当地酒吧的提议。

  他同意了,因为那女人很漂亮,而且他相当确定她掌握着对他的任务相当重要的信息。他从办公室(在那儿他学到穿一身精致剪裁的西装会让他极为格格不入,因此不得不换上衬衫牛仔裤,不打领带,而不知为何Q支部坚持要一张他这样的照片)开车回去的路上和Q支部通讯。

  “她邀请我去她的公寓。”James在回酒店的路上,要在那儿一直待到他们约定好的时候。“她说,让我原话复述,‘你可以过来,然后我们可以看Netflix放松一下。’”

  Q笑的太大声,James不得不把耳麦拿开远离他的耳朵。

  “我完全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James把车停在酒店停车场时承认。

  Q似乎平静了下来。“我觉得你的任务进行的很顺利。”

  “Netflix在这个荒唐的国家是某种性暗示吗?”

  Q哼了一声。“Netflix是——天啊你真的不知道什么是Netflix?007——”然后他又开始大笑,Bond翻了个白眼结束了通讯。

  James不是个白痴。他回到房间后上网查了查,得知Netflix是某种需要联网,提供付费影片和电视剧的应用。他注册了免费的两周试用。似乎是该这么做。

  而就事情发展看来,鼻环小姐非常乐意提供James期望通过酒和晚餐获得的东西。他只是不太习惯约会对象穿着运动裤和运动背心。

  任务在几天后圆满结束,James对Moneypenny抱怨,若是需要融入二十几岁的人的世界,MI6也许该派一个二十来岁的人,千禧世代,他得知他们是这样称呼自己的,去出任务。

  James没有“脸书”,尽管Peter(“Pete”,显然的)Miller,他的电脑顾问身份的假名,显然有,感谢Q支部和他们对于这个任务显而易见的热情。Peter也有一个推特账号,每天发点生活琐碎,对从交通到某种称为Chipotle的企业渗透进市场的种种事情发表看法。

  James要杀了Q。

***

  Q翻了翻Bond最近一次任务的照片,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他在嫉妒,当然了,因为他一直好奇住在加州,在谷歌或者雅虎或者甲骨文公司工作的生活会是怎样。在他刚大学毕业时,他想过搬到美国去,到大型的软件公司或者网络公司上班,让他的电脑技术有所用武之地。然而现实是,他误打误撞进了MI6,发觉和近在咫尺的危险打交道,有层出不穷的问题要解决的生活令人着迷。

  他讨厌飞行,而且他十分喜爱他的家庭,因此住在好几千英里外和他们隔海相望的生活不太理想。他的姐姐生起孩子就仿佛一人扛起了英国人口问题的重担,而鉴于他目前(或者是永远)不想要自己的孩子,他的确享受作为舅舅的角色,如果搬到远方他会想念他的侄子侄女。

  但是Bond在加州,过着Q本可以享受到的生活的样子很好笑。Bond和他完美剪裁的西装和他的古旧保守的魅力(他的确值得一提的性吸引力和男子气概有很大加分),尝试融入一个没有人打领带,穿的鞋不是运动鞋就是夹脚拖的地方,这画面实在很有趣。

  身着定制无尾晚礼服的Bond信步穿过奢华的摩纳哥赌场的画面更容易想象。但是世道变了,现如今的西方世界中,有钱有权的往往都年轻随意。

  Bond在科技公司工作的第一天结束后(Q想说他的的确确想要警告Bond西服领带不是最佳方案,结果被漫不经心地驳回),他在回酒店路上就碰到可恶的年轻小鬼们,办公室里裸露的脚趾以及为何无人理解语言的艺术等话题抱怨了足足十分钟。

  Q静音了耳麦放声大笑,引得同事们纷纷侧目,而后解除静音冷静的告诉Bond应该在回家之前去一趟商场(被回以更多的鄙夷)买几条牛仔裤,卡其布裤子,和衬衫,并告知他不能把衬衫下摆塞进裤子。Bond对此嗤之以鼻,在走进Gap大肆采购时继续咕哝着抱怨。

  “我绝不会穿这种度假的鞋去工作。”Bond警觉地说,声音被闷在了正套上头的衬衫里。 

  Q大笑着告诉他不必如此,只是不要穿牛津鞋和雕花皮鞋,并发给他几个适合他身份的鞋的链接。

  最终,Bond还是显得有些突兀。但是他本就不该是二十五岁的样子。他只是需要看起来像是适合上级管理层叫来处理问题的顾问就可以。这身份要求他看起来不像James Bond,但他仍然可以穿着得体,衬衫塞进裤子。(他坚决拒绝把衬衫下摆露在外面)

  Bond毋庸置疑地魅力四射,且他很快发现在美国,英式口音就足以成为开启聊天的话题。但是脱离本性仍然让Bond心烦,而Q觉得烦躁的Bond格外有趣。

  看着一个博闻强识,镇定自若的人对“看Netflix放松一下”感到茫然,Q觉得这简直乐趣无穷。

  某种程度上这平衡了他们之间的游戏地位。倒不是说Q想要涉足Bond的领域,真的。但如果Bond无所不知,这就意味着他是完美的,而完美很无聊。

  有所缺陷却仍能取胜的人很有趣。而人们在发觉彼此的短处时就会成为朋友。交换弱点会带来亲密感,因为这意味着信任他人在看到自身弱点时还能更注重于他的长处。

  Q并没有企图与MI6的007特工,James Bond成为朋友,但是他的确喜爱无法预测,令人着迷的人。而JamesBond正是那类人。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488555


TBC.


感谢你看到这里,请给我一些小红心和小蓝手来营造一种有人欣赏我的劳作的错觉。

另,申请季一个人翻译果然还是太痛苦了,如果有小伙伴有足够的时间和英文功底,愿意和我共同翻译的话,请私信或评论,谢谢,比心。

评论 ( 14 )
热度 ( 50 )

© 苍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