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翻译,all铁all,00Q,EME,SE,微博@_Baldur_

【授翻/盾铁】Not About Superheroes Ch1

原作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47827/chapters/1394923

授权图:

 简介:一年之内,Steve活过来,适应新世界,重回战场,和一群超级英雄们住在了一起。他一切都处理的很好,直到他没有的时候。

译者的话:这是一篇对AnnaFugazzi太太的同名作品的翻译,讲述Steve在崩溃边缘被Tony和队友们拉回来的故事。我喜欢里面对于同性问题的思考和真实感,也喜欢其中复仇者们的友谊。
标题取自Stephen MacDonald的一部剧,Not About Heroes,还有星际迷航旧系列中的一部。

如有自杀或抑郁倾向或强烈抵触请勿阅读。

一共十八章完结,祝食用愉快。




1.

August 1

“无意冒犯,局长,请滚开好让我们能做好自己的工作。”队长说道,声音因压力而绷紧。

事后Tony回想这段时光,认为这应该是他们的黄金男孩儿开始变得不对劲儿的第一个预兆。然而当时他几乎笑尿了盔甲,而鹰眼呛住的笑声对此毫无帮助。

“当然了,队长,那我就让我的特工们回去绣花了,”Fury冷静的声音从通讯频道中传来,仿佛美国之子叫人滚蛋一事再正常不过了。“你要是需要什么就说。冰茶,柠檬汁,香氛浴巾。再来一两本杂志?”

“抱歉,局长,”Steve生硬地回应。他停顿了一下。“我们在北区用得上神盾的帮助。铁人会把那个东西赶过去。”

“我在呢?”Tony说,“在赶。这个字眼一般在有一群目标时才会用。”他嘟囔着,“领着一大坨烂泥跑,我怎么摊上这么个人生。”

“它应该能在水中溶解。先前它在消防带范围里时显得很恼火。”

“应该。要是它没溶我就要把清洁账单寄给你。”Tony飞驰而去,冲那一坨粉泥轰了一炮,被委屈地瞪了一眼,要是一摊粉色的无骨生物也能瞪的话。那东西在蒸腾的热浪中朝他慢吞吞地挪过来,Tony因此无比庆幸自己的盔甲有空调,并对不得不在八月纽约的瘴气中作战的队友们感到了一瞬的同情。

“北区已清场,”Fury说道,“干掉了大约十四个机器人。不用谢。”

“我猜那是Fury语的早告诉过你了,”Tony咕哝着,一边躲闪海棠红色胶状物的攻击,试图抑制关于工业午餐肉的任何联想。“JARVIS,记着,永远不要让加工过的肉类进我的大厦。”

“是,先生。只用有机的。”

“乖。”

盾牌反射的一抹阳光晃到了他,于是他看向Steve,后者单手扛下了南区的一大波机器人,好让Natasha能不受干扰地解决控制室…控制公厕的门。带轮子的那种。“寡妇情况如何?”

“仍在尝试进入控制室。”Steve说,“寡妇,躲开,我觉得你已经弄松铰链了。”他顿了一下,而后把盾牌抡向那扇门。门立刻裂开,发出一声几近散架的木质公厕门绝无可能发出的声响,响到Tony即使关了通讯也能在三幢楼开外的位置听见。

“队长,蹲下!”一支利箭随着鹰眼的声音呼啸而来,擦过Steve的头扎进了他身后的机器人里,使它短路后砸倒了它跟来的同伴。Steve匆匆点头致谢,在冲向那公厕的途中捞起盾牌。

“爽!”Tony欢呼着看着粉泥沉入水底,愤懑地毫无道理——或者随便什么适用于巨型烂泥的道理,嘶嘶着消散,据JARVIS读数显示还留下了强烈的肉桂味儿挥之不去。

他环视周围。损坏很小。始作俑者无处可寻,队伍和神盾特工大汗淋漓、筋疲力尽但都毫发无伤,而机器人们毫无目标的在耀眼的阳光下摇晃。很显然Steve和Natasha搞定了那个…控制厕所。

游戏结束。

 

 

2.

“局长,我为我今天的言行道歉。”Steve在Fury和Hill走进简报室时起身说道。

Clint和Natasha交换了个眼神。这应该没事。

“放松,士兵,”Fury漫不经心地回答。“你那时有点忙而我在让你分神。”

“我在公共频道上出言不逊。”

“而那实在太美妙不过。”Tony坏笑。Clint抓起最近的水瓶,狂咽一口水来掩饰笑声;惹恼上司毫无意义,即使一声公共频道里不由自主的——且声音尖的尴尬的——轻笑可以被原谅,他绝不要在会议上附和Tony以致事态加重。

“我不是你的顶头上司,”Fury说,“而神盾也不算是个军事组织。”

Tony的双眉抬了起来。Clint和Natasha的则沉了下去。

“仍然,那是不称职的举动。”

“好吧,接受道歉。”Fury说道,扬了扬手拿起一瓶水。“现在有人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Clint清了清嗓子。“呃,据我看来是一大坨烂泥来布鲁克林找朋友玩,带了一些相比之下让Dummy看着都如铁人盔甲一般智能的机器人,由一个公共厕所控制。我已经写好了我的报告。”他说着把报告递给了Fury。

Fury翻了个白眼大声念出。“粉泥——溶解了。机器人伙伴们——干掉了。公厕总部——冲掉了。”

“多简洁啊。”Clint骄傲地说道。

“不错的尝试。”Hill开口。

“谢了。”Clint假笑。

“再试一次。”她回击道。

Steve倾身向前,小心地维持面部空白。“事实上,这基本上就是全部的过程了,除了公厕很明显不是真的公厕。只是伪装成那样。还有,呃,闻起来像。我们可以在报告中补充些细节。”

“你是对的。”Fury说,而Hill投给他一个困惑的眼神。“任何伤亡?”

“鼻子被恶心的肉桂味儿刺激到了。”Clint说。

“严重吗?”

“不,我只是很想吃肉桂面包。除了损伤我的男子气概以外无甚大碍。”

“其他人呢?铁人?黑寡妇?”两人摇了摇头。

“一些晒伤。两名在北区的特工有轻微受伤。”Hill说,“Bay断了根肋骨,Wong扭伤了脚踝。没有重伤。”

“所以,除了没找到始作俑者——”Fury开口。

“Sorensen带了一队在调查,长官。”Hill说道。

Clint对着她皱眉。“Sorensen?为什么——”

“他认为这看上去像终结者干的。”Hill无视了Clint继续道。

“又称,坏脾气少年。”Fury又翻了个白眼。“换句话说,业余者之夜,”他说,“回家吧,伙计们。以及谢谢。”

 

 

3.

“今晚是什么?”Natasha走进公共厨房时问道,“我们乱世忠魂看完了吗?”

“我们在你和俄国代表团在一道时看完了那个和码头风云。”Bruce切着蔬菜答道,Steve认出那和其他一些东西都是他种在他的实验室里的。“我们现在在看玛蒂。”

“很好,”Natasha满意地说,“我看过码头风云而且我不喜欢Brando。而乱世那部我看着无感。”

Steve正往黑麦面包上放火腿时Clint走了进来,在柜台上寻了个地方坐。“那部没那么糟。但玛蒂是更好些。”

乱世那部Steve看着也无感——抑或说,它带来的感触过头了,结尾处那些太过似曾相识的战争场面让他有些吃不消。事实上他感到天杀的不适,但他没必要让任何人知道这点。反正这举动本是为了他好,所以不该让他们感到糟糕。

在纽约大战一个月后,Tony看了一眼Steve的“补习”清单,近乎笑尿了裤子。他们当时待在神盾总部,刚和末世机器人打完一场(那时他们才交战了三回,但即使是当时Steve已经不想再和它们打了。)不知怎的,Tony给他们每个人都设立了文件夹,其中一个就叫“重新融入,Rogers,Steven”

“多贴心啊,”他看着他的StarkPad说道。“他们给你的日程表都颜色编码了什么的。这儿有心理疗法,伟大的美国历史,不那么伟大的其它所有的历史,军事训练…还有你的支出,哇,皇冠高地的一间小公寓——老天啊,这可有点儿上流化了,你的邻居有没有开始向你推销广藿香?除非那离你老家很近不然没理由住在那儿。沙包费用能买下一架飞机…还有一套铅笔。”

哦,他们对此十分慷慨。他们付他的账单的同时还给他发薪水,且于他来说太过丰厚了,但——

“你不能过这种日子,伙计,”Tony嫌弃地说,“你可是全民偶像,值得更好的。大厦现在有好几层都是空的,没人住。就用复仇者工作抵房租好了。”

Steve想出声抗议,但Tony忙着嘴炮他人目前的生活选择。

“还有Bruce,认真的吗,你不能想着回你在印度的小破屋,绝不行。你和Pepper不能同时不在我身边。”他转向Natasha和Clint。“还有你俩?兵营生活?讲真?”

“我们有些人喜欢兵营,Stark。”Natasha回道。

“我超喜欢你还是我助理的时候,法律部的Natalie,”Tony说,“法律部的Natalie会很乐意住进繁华城区的一间崭新公寓。附近酒吧里有超多潜在男友。”

“法律部的Natalie会喝带气泡的粉色饮料,”Natasha说,“上面还有小伞。”

“而神盾局的Natasha是个住在简陋总部的棒棒的小间谍,还喝伏特加。”Tony回嘴,“你喜欢营造这种形象?”

“我在伏特加里加粉色气泡。”

“嘿,你不必来劝我,”Clint说,“免费的超酷新窝?我什么时候能搬进去?”

他没说的是他不想回到军营,因为那里因他的缘故多了许多空房间。据Natasha说——也据Steve在神盾所见——没人真的责怪他。但空房间还是空着。

“而你,闪闪惹人爱,”Tony转过身来看他,带着同他父亲一样的不屈不挠的决心。即使还在那时,Steve就已学会不要对此发表评论。“你住在一个狭小的柜子里看纪录片。你需要融入流行文化。这个我能帮忙。”

“Stark,你的版本的二十一世纪比末日机器人更能让他想死。”Natasha说。

“好吧,慢慢来。最近有看什么好电视节目吗?”

“我的确有补习一些我失事后的奥斯卡电影…”

“真的?队长,我超为你骄傲的。还有你得学会什么时候不能说“失事”,语境有时候挺麻烦的。你补了多少了?你的飞机在1945年失踪——是在那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之前还是之后?”

“事实上我在战争期间没怎么看电影,Stark。”

“Tony。你看了什么?”

“呃,我补到君子协定。”

于是他们全都住进了Tony的大厦,开始了奥斯卡计划。他们几乎每晚都聚在一起稍微看一点,除非粉泥们格外活跃。六七月里他们从哈姆雷特看到了乱世忠魂,目前看到玛蒂,1955年的得主。目前为止Steve都看得懂。甚至感觉…很好。熟悉。若是他忽视在只有他懂的隐喻和笑话时其他人看向他的茫然目光,和他们对于某些桥段的不耐…这感觉甚至像家。

“什么感觉?”Clint开口打断了Steve的思考,从他的三明治中顺了一片生菜。“看一部讲自己经历过的战争的电影?”

Natasha轻拍掉了他的手。“自己去弄吃的。你是说乱世?”

“对。我一直好奇七十年后看到我们亲身经历过的东西会是什么感觉。”Clint沉思,趁Bruce没在看摸来一片奇异的蔬菜。

“尝试想象一年之后,”Natasha说,“对你来说就是这个感觉,不是吗?”

“差不多,”Steve小心地把声调保持平稳。“三明治?”

“好啊。黑麦面包?”

“对。”他把刚做好的那一份递过去,开始做另一份。

“谢了。”Natasha咬了一口。“那感觉应该和你看拆弹部队差不多,”她对Clint说,“你那是在伊拉克。”

“但为神盾清理地下人员和在军队里拆弹感觉可不一样。队长可是实在地在前线打仗。”

Steve耸肩。“我也从没在夏威夷驻守过。那无所谓。”

“哈。好吧,那么,我以为你会对那个官员的妻子出轨感到不舒服,”Clint沉思道,“看来没让你觉得不爽,队长?”

“在那部电影出来之前外遇就存在了,”Steve干涩地说。“我觉得第一桩有所记录的是在1936年。我在美校时听说的。”他仰头喝了一大口可乐,把杯子放下时轻颤了一下。

“嘿,你怎么了?”Clint问道。

“什么?”

“你觉得痛的时候就会变得很尖刻,”Clint说。“还有当你心神恍惚的时候。”

“拉伤了块肌肉,大概。”

“拉伤片刻就能痊愈。”Bruce开口,“你估计关节脱臼了。”

Steve又耸了耸肩,开始往面包上抹蛋黄酱。

“而你没上报?”Clint说,“嘿,伪善队长,我要是这么干了你会让我坐冷板凳。”

“它在痊愈。”

“所以?”

“你要上报是因为我们需要知道你何时不能行动,”Steve指出,“我不会不能行动。除非两小时内又有召集,不然我就没事儿。”

“你可以用些止痛药。”Bruce说。

Steve把黄芥末酱也涂完了。“它们对我无效。你知道的。”

“足够多的剂量应当足以覆盖你的新陈代谢速度——”

“等到剂量高到可以对我产生影响时,它也足够毒死我了,”Steve回道,“我们在战争期间试过几次,我最后只是狂吐不止。咬牙挺过去会容易得多。”他把黄芥末酱和蛋黄酱的瓶子盖好盖子,放回冰箱。

“你试过现代的东西吗?”Natasha问。

他点点头,擦拭着刚刚做过食物的台面。“嗯,试过一些。针灸有时挺有效的。但它不大可靠,而且很耗时间。”

“对,而且你知道,针灸治疼痛是很不错,”Clint插嘴,“但要是你的毛病是细针插满全身呢?”

“你觉得今天Fury在搞什么鬼?”在他们把食物端到客厅时Natasha沉声问Clint。

“我们不是军事组织先生?”Clint皱起眉摇摇头。“闻所未闻。”

“也许Steve有他的队长特权?”Natasha给Steve一个笑容。

“也许。”Clint在巨大的沙发上坐下,在面前的咖啡桌上放下一碗薯片。

“Hill很不悦。”Natasha在他身边坐下,为Steve在她身边留了个位置。

“Hill在干双重职务,”Clint说,而Steve瑟缩了一下。想到Coulson的逝去还是令人悲痛。“她还是每隔两天就和见鬼的国会通一次话。”

Natasha投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目光。“觉得她出卖了他?”

Clint耸肩。“他们仍紧盯着他。也许。”

“你对最近这次怎么看?”

“不怎么看。怎么?”

Natasha咬了咬嘴唇。“只是…我感觉不太对。”

“真的吗?终结者?坏脾气少年?”

“不是坏脾气少年。而是神盾处理的方式。Sorensen。”

“Delhi重现。”Clint说。

“更像是Oordvarsk。”

“Pettigrew。”

“差不多。”

提及神盾时总是神秘兮兮,Steve咬了口三明治想着。暗杀双胞胎,Tony是这么叫他们的,大部分时候Steve难以赞同——他们只是人类,不必其他任何队员更奇怪。但每当这种时候…

“操他的神盾。”Clint嘟囔。

“我是从我们的神盾代表处听到异议了吗?”Bruce走进客厅,在双人沙发上坐下。“快告诉我我听到了异议。”

Clint笑了。“哇哦,温和的Banner博士言语恶声恶气。今天神盾又怎么惹你了?”

“Brucey不爽是因为神盾强制他去和他们的心理医生谈天。”Tony拿着一瓶威士忌在Bruce身边坐下,立刻就伸手去拿遥控器。

“他们叫你去做面谈?”Natasha问。

“不,只是帮助他们研究我的‘状况’。而且我也没有不爽,”他声明道,“我只是认为他们觉得我会就私人事务信任任何神盾雇员感到有点儿嘲讽。合同关系除外。”

“但心理医生不一样,”Clint说,“他们对医患保密协议还是挺严格的。他们必须这么做。”

“真的?”Steve说。

“嗯,你知道的,不是吗,队长?你每周都接受治疗,似乎。你知道你可以告诉他们的。他们不对任何人上报。”

“他们不吗?”

Clint正往嘴里送薯片的动作停住了。“你认真的吗?”

“我以为他们会的。”

“所以…”Clint眨了眨眼。“你只跟他们说你觉得Nick Fury会看到并听到的东西?”

“我以为就应当是这样。”

“所以你跟他们聊什么?”

“适应二十一世纪。团队问题。”

“你有真的跟他们说吗?”Natasha问。

“什么?”Steve问。

“你知道,私人的事儿,”Clint说,“那些你应该和治疗师们说的东西。希望,恐惧,好梦,噩梦,那些玩意儿。”

“这是我们的角色,”Tony说,“要是他们的目标在于适应二十一世纪,你该跟他们谈谈我们的奥斯卡计划。”

“我说过了。”Steve回应,小心的保持声音毫无波动。跟神盾谈?认真的吗?谈那些噩梦和失眠和突入而来的焦躁和——什么鬼?

“嗯?他们怎么想?”Tony说。

“他们赞同。”

“对,瞧,Steve有我们了干嘛还要神盾心理医生?”Tony说着打开电影,讲述一个从布朗克斯来的超正常的屠夫。Steve无声地谢过他的举动和,再一次的,感谢相对于他身边世界来说较为理智的存在。为理智感谢Tony Stark感觉挺奇怪的,但他现在身处的这个疯狂,奇异的时代…

不是所有都很糟糕,他不断提醒自己。事实上,大部分都新奇而令人赞叹。药物更有效了,而他和他母亲过去遭受的大部分苦难现如今都不再是什么问题。食物充足。充足到许多曾为其痛苦过的人的生活已经好转许多…

但有那么多需要学习。七十年的新知识需要补习,科学、技术、文化、政治、社会、语言,人和事。过去他习以为常的东西被舍弃。大部分时候他做得到,直至他无法承受。他到底要改变多少?到底多少过去——过去的他自己——要被如老旧衣物般抛弃?就像是这代人对待旧衣物,稍作磨损就丢弃不再穿着,甚至不做修补。

有时他觉得就像他的手指在被一根根从就生活的边缘上扒下。这只让他想抓的更牢。

他不能那么做,当然了。如神盾心理医生所言,那样既不合适,也不理智。他对此也同意:他需要适应。他别无选择。

并不是说他不对他的队伍,对神盾心怀感激,让他能活着做些有用的事。只是有些时日,迷失感、孤独感和恐惧感在每一场单打独斗中如影随形——若是他去细想,那让他不堪重负。不能回家的疼痛,不能离去的悲伤,与疑难念头挣扎的每一个不眠之夜…

这个,同他的队友们一起看电影,这个让他觉得正常。比其他任何事都接近正常。

 

 

4.

August 8

正常很好。

并非说不正常就一定是坏事。Steve的工作,打个比方,就不正常,但这不意味着它不好。有目标很好,知道在这奇异世界中他也有一席之地。他也许对Tony和Bruce念叨的话题一半都不能理解,Clint和Natasha在谈论到神盾内部政治时往往使他困惑,在试图理解这个喧嚣,虚假的世界时和Thor一样迷失,但他仍旧擅长军事策略和指挥领导。这是沉重的责任,但是这也让他感激,知道他能有所作为,知道他训练有素、志向坚定的队友们信任他,听从他。

一般来说是如此。

“鹰眼,从楼顶下来。”

“不行,队长。”Clint声音紧绷。

“为什么?”

“我会失去视野——”

“如果你不下来,我们会失去你,”Steve说,“一波机器人朝你的方向来了。”

“不,我不能——”

“你可以。现在,下来。”

“什么?不——”

“铁人,让他下来。”Steve说,而Tony立刻行动。

“他事后会不爽的。”他随意地说道。

“他可以在下来后冲我随便喊。”Steve说。

“无意冒犯,”Clint说,“队长,一分钟内你就需要——”

“我说了从房顶下来,鹰眼。”Steve厉声回应。

通讯频道上有一瞬的寂静。“呃,队长我的队长,”Tony说,“这真是强有力而充满男子气概。我觉得鹰眼和我要吓尿了。”微顿。“顺道一提,我在把他带回来。他没踢我或者尖叫,但只是因为不想我把他扔下去。”

“这真是狗屎!”他可以听见鹰眼在喊。“我本会没事的,这真他妈的——”

“铁人,请确保鹰眼的耳麦不会广播给群众。”Steve说着将注意力转回新一波朝他涌来的机器人。

哦,靠。

数量太多了。他们会朝天桥过来,要是他不跳到他们中间他们就会朝着天桥下藏着的平民开火,这是他该做的而知道该如何做且能保护人民感觉很好,但同时——

他们随时会到,而且,尽管粗制滥造,他们数量也太多了,他刚把鹰眼送走意味这边没有空防,铁人估计还忙着飞离他,Thor被东边的一大波拖住了,而他毫不知情寡妇的位置——估计是在用某种奇怪的声波设备找控制塔,因为铁人断言控制塔必定离这儿不远——但机器人正在迫近而他需要给寡妇赢得一点时间,于是不做他想他便投入了战斗。至少他可以做这些。这很危险,而且痛得要死,但起码这个,他做得到。

 

 

5.

 “操蛋的事实是,队长?”Clint冲进简报室,极度恼火,而Natasha瑟缩了一下。Clint对此会反应过度,她本该告诉他的。“我要是一到有他妈的状况出现时就得从高处离开就不能保护队伍了!”

“你暴露在——”Steve开口。

“我当然暴露了,你这混蛋!”Natasha拉住他的胳膊,试图让他坐下,但他挥开了她。“我们都暴露着!我本该是你们的眼睛的!你为什么要——”

“因为你不是来冒愚蠢的险的,你是来发挥用处的!”Steve厉声回击,“因为我不想看到你跳下一栋楼——再一次——然后知道我本可以阻止你!而且那是唯一可以躲开那些机器人的方法——”

Tony吹了声口哨。“哇哦,保护过度的队长,我要被迷倒了。”Natasha窃笑几声,很快在看到Steve用一种烦躁的姿态往后抚了把头发,注意到他的手在颤抖时收起了笑意。Tony仍在讲话。“鹰眼,你必须承认,他有点儿熊爸爸的内心。这挺赞的。而且那些东西是会抓住你的。再说了,你干嘛在乎?我把你放在了另一幢楼上,视野超棒!”

“这不是重点!”Clint把箭袋拍在桌上,一屁股坐进Natasha旁边的椅子里。“那视野才不好,几乎难以看清。”他瞪向Steve。“而且你又怎样,队长?我看见那些机器人涌来;你直接冲进了他们中间。”

“我知道我可以——”

“你可以自行痊愈,当然了。你也是我们的队长。你要是倒下了怎么办?”

“铁人接管。”Steve说。

“那是个笑话。他平时一直忙着狂揍和轰炸和像蝙蝠出洞般飞来飞去。你天杀的是我们的指挥官,队长。你不能不让我做我的工作然后因为愚蠢的鲁莽搞砸你的——”

“抱歉,Clint Barton在指责别愚蠢而鲁莽吗?”Hill走进房间,不可置信地问道。

“他才是那个本该领导我们的人!他自己冲进了一个军队那么多的机器人好像它们只是场娱乐暴乱似的!”

“是什么?”

“过后再查,队长。”Tony说。“孩子吗,我们今天和其他人工作玩耍的不开心,是吗?”

“对,男孩儿们,静下来。”Natasha坚定的说道。“鹰眼,我端掉了控制室,队长没事,一切顺利。”她看向坐进了局长位置的Hill。“Fury呢?”

“忙着。我负责这个。所以,我们找到了少年罪犯。”

“嘿,别小瞧青少年们,”Tony说,“即使这个对科学实验有一种奇怪的品味。”

“真的是青少年吗?”Clint问。

“据我们所知,是的。”Hill说。“Doris Grey,十五岁,管自己叫终结者。”

“我能跟她谈谈吗?”Tony问。“她的制造很劣质,但我想问问她——”

“世界安全理事会已经把她转移了。”

Tony眨了眨眼。“什么?到哪儿?我——”

Natasha打断了他,神情戒备。“为什么安理会——”

“这是据我所知。”Hill平淡地说。

“但我们——这场战斗在四十分钟前才结束,”Clint说,“理事会是怎么——为什么会——”

“因为这是他们的特权。现在,Banner博士,我觉得你还在研究那个粉泥;我们需要你关于它的报告。我们还不知道为何这次Grey没有出动它,但我们需要确保万一Grey的任何朋友有能力出动任何颜色的相似物体,我们能有所准备。”

Clint和Natasha就Hill心不在焉而仓促的继续会议,几分钟后就突兀地以“干得不错,谢谢你们。我会把报告上交局长。”解散了他们的事态交换了担忧的眼神。

“什么鬼?”Clint在Hill离开房间后轻声问道。

Natasha转头看他。“Clint?”

“复仇者是Fury的宝贝。”Clint说。

“我知道。”

“那么…”

“你知道他本就打算让我们最终脱离,”Natasha说。“我认为他不想让安理会监管我们。”

“但这不会有点儿极端吗?”Clint皱眉。“还有他天杀的在哪儿?军火库的Coyne说他好几天都没见过他了。”

Tony向前倾身。“爸爸有麻烦了吗,孩子们?”

Natasha不自知地柔和了表情。“可能。这和我们无关。走吧。”她起身同他们一起离开了简报室。她意识到,尽管和Tony住在一起意料之外的可以忍受——甚至是愉悦——这也让她更难获知神盾的最新动态。而且,根据Clint毫无波动的表情来看,他估计也有同样的想法。

“Clint,”他们在离开大厦时Steve开口,“即使值得,我很抱歉。”

“什么?”Clint困惑地看向Steve。

“今天的指令。我仍然坚持,但我对你觉得这让你的工作难做感到抱歉。”

Clint眨了眨眼,点头。“啊,随便啦,没事。下次,就…更信任我一点。”

Steve点头。“但也要相信我的指令。除非我真心认为你面临太大危险,我是不会让你离开所处位置的。”

Clint哼了一声。“好吧。”

“哦我们要亲亲和好了吗?我超爱这部分的!”Tony说。

Natasha在Tony头侧拍了一把而后走进他们的喷气飞机。“好了,走吧,我们还要看电影呢。”

“这次是什么?我们看完八十天环游世界了吗?”

“对,今晚是桂河大桥。”Clint说,“因为让队长适应二十一世纪的方法就是让他不停地会看二战。JARVIS,还有几部关于二战的奥斯卡电影?”

“六部,先生。音乐之声,巴顿将军,末代皇帝,辛德勒的名单,英国病人,和国王的演讲。末代皇帝不算是关于二战,尽管部分的确发生在战争期间。”

“哦。好吧,我们离巴顿将军还离得很远。而且音乐之声不算是战场相关。”

“没关系,我不介意。”Steve说,而Natasha注意到在他们所有人都系上安全带时他轻颤了一下。“JARVIS,出于好奇,关于一战的呢?”

“关于一战的电影在您的列表上只有一部。阿拉伯的劳伦斯。”

Steve吹了声口哨。“就这样?第一场结束所有战争的战争就只有一部奥斯卡电影,第二场却有十部?”

“客观来讲,队长,还有两部在1945年之前的奥斯卡电影取景于一战:翼,和西线无战事。而且乱世春秋部分发生在一战期间。但的确,您的观点无错。”

 

 

6.

Steve伸展了下肩膀,小心地掩藏今天打斗时脱臼的那块骨头表达不满所带来的抽搐。他在机器人离去后就迅速将它归位,它愈合的很快,但很痛。非常痛。而且他别无他法,只能咬紧牙关把注意力放在电影上。即使这又是一部二战电影,桂河大桥,而且见鬼,那些士兵在战俘营的场面…

不。那结束了。他不能想起Bucky,被绑在桌上,声音含糊不清,忍受上苍才知道多大的痛楚,还有Dum-Dum,和Dernier,和Morita和其他所有人。

为什么奥斯卡电影不能全都是关于小狗和阳光呢?为什么他们不能就跳过这个,直接跳到金粉世界?那很明显是一部轻松的音乐喜剧,鉴于它对西方文化最大的贡献是一首叫“年轻佳人赏心悦目”的歌。

他短暂考虑了一下这么提议。但那样很愚蠢,这是部好电影,所有人都很享受…

或许他可以只是说他累了然后去睡觉。这毕竟不是个任务,而且没人说他们必须从头看到尾。剩下的人——除了Bruce——基本上都跳过了一大堆。而且即使这是为了Steve好,又没人规定说他必须每部电影都从头看到尾。他可以就去睡觉。

除了他在真的疲乏前不想上床睡觉的事实。那样只会带来无限的回忆和噩梦和焦虑,而他受够了那些。

他短暂考虑了下在下次会面时和心理医生聊聊这个。他在他刚醒来后的那次治疗中已经足够敞开心扉,听那个男人解释PTSD的症状,并说在他康复期间神盾不会以精神状况不稳定为缘由赶走他。他和那个男人合作来使生活恢复正轨,按时做呼吸训练,健身,出门看看城市,根据他的建议来应对麻烦。那些都很有帮助。

但那是那时,而现在是现在,并且他已经回归正轨。他不能在他终于得到一份工作和一个目标后回去向他们哭诉。无论在夜里事态有多糟糕。甚至有时在白天也如此。

哦天。那个日本士兵让Alec Guiness从那个可怕的小盒子里出来了,Steve感到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你知道那个日本官员的原型其实没有那么坏?”Bruce说,

“没有吗?”Tony说,双眼紧盯屏幕。

“不。经过他手的英国士兵在事后为他作证。让他避免因为战争罪被定罪。”

“他无视了日内瓦会议吗?”

Bruce犹豫了。“嗯…当时情况很糟,但军官本人还算不错。”

“所以这是根据真实故事改编?”Steve问。

“仅仅借用了一点。比方说,真实的英国殖民地基本上破坏了那座桥。”

“那么,没有‘让他们瞧瞧英国士兵能做什么’?”Tony问道。

“不算是,不。”Bruce回答。

“我也不认为有任何逃出战俘营的人被逼着‘自愿’回去。”Natasha拿着一碗薯片回到房间。

Steve的胃又紧缩了一下,Clint眨眼。“什么?那是什么时候发生的?”

“哦——抱歉,我们还没看到那儿,是吗?”

“对,感谢剧透,Nat”Clint说道,而Steve在假装喝一口可乐掩饰自己的恶心和喝下这一口可能真的会让他吐出来的可能性之间权衡。这真荒唐。这是部电影。本不该因为一个电影人物从恐惧和战争中逃出后又被逼迫回到泥沼而感到身体不适。就像Bucky,就像其他突击队员,就像——

也许他应该拿出速写本来转移注意力。

“尔等人类将真实故事扭曲的做法令人困扰。”Thor说道。

“对,困扰。”Tony喝了一大口啤酒,声音沙哑。Steve转头去看他,好避开屏幕一会儿。

“你知道,我觉得也许这部电影不适合所有人看到结尾。”Natasha在几分钟后开口。

“你觉得也许不止队长不该看这些老战争电影?”Clint说,微顿。“特别是其中有虐待场景的?”

Tony咽下一口酒。“什么?”

“阿富汗。”Clint说。

Tony摇了摇头。“嘿,我没事儿。过去了。超多的治疗,酒精,和最好的药物。”

“嗯,我去做披萨,”Bruce说着站起身。“别因为我暂停。”

“我去帮忙,”Tony说着也起身。“还有人吗?”

Steve无意识地站起了身。

“给我的上面加很多意大利辣肠。”Natasha说道,Steve向她投向感激的一瞥后随着Tony和Bruce走进房间。

 

TBC.

评论
热度 ( 22 )

© 苍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