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翻译,all铁all,00Q,EME,SE,微博@_Baldur_

【授翻/盾铁】Too Close To The Sun上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952261

授权图:

译者的话:啊终于有新产出了!这几周忙死了。最近妇联和盾铁热的不得了,喜忧参半。这一篇真的非常喜欢,因此特意拿来给 @糖蔗想吃千脆面 太太做与铁之歌的完结贺礼!希望大家都会喜欢这篇ouo

食用说明:清水甜,甜极了。

祝食用愉快!





环绕周身的是呼啸着的狂风,

你的双手护住燃烧着的火光,

伊卡洛斯你飞地太靠近太阳,

而你的一生啊,才刚刚起航。

——Icarus; Bastille

 

  在Steve的料想中它不是这么发生的。或者说,在Steve的想象中,因为他从未真的期望过最终会被带上Tony Stark的床,尽管他十分渴望。

  他们是朋友,好朋友,自从他们寝室楼下那简陋、肮脏的洗衣房里机器坏得只剩一台,导致他们不得不合用的那次经历以后,就一直如此。凌晨两点,Steve磕磕碰碰地走进洗衣房的时候抱着一大摞衣服,却发现一个一头黑色乱发的男人,身穿沾满油污的背心和破烂的牛仔裤,双脚上什么都没穿,正在往唯一能用的那台洗衣机里塞衣服。许久之后,Steve仍能记起当那人抬起头,冲他露出一个狡黠的微笑,说道“嘿帅哥,见到你真令人愉悦。”时涌起的让胸口收紧的感觉。

  Steve确信,他倾心于他就是在那一个瞬间。

  他们之后几个月的会面都处于小心翼翼周旋调情的状态中。Steve小心谨慎,不确定Tony是否也感觉如此;他太想让Tony常驻于他的生命中,因此极其害怕会将事情搞糟。

  直到前一晚,Steve随着门被撞开的声音抬起头,而Tony就站在门口。他用迫切的目光凝视着他,在他面前不安地绞着手指。

  他伸出手指指向Steve说,“Thor告诉我的。别对他发火,这是个很长的故事但这是我的错。一个赌注和一瓶苏格兰威士忌而我们不知怎的把披萨酱弄到了天花板上……这不重要。总之,要是我理解错了,冲他吼去,别来吼我。”

  而后Tony就飞越房间,眼中闪烁着坚定的光芒冲向他;Steve还没来得及喘口气,Tony就已经在他怀里了。双唇相贴,其他一切尽皆消散。

  于是夜晚就在热烈的亲吻和爱意的呢喃中溜走了。在他们意识到的时候,太阳已经开始从地平线上升起,洒下粉金色的光辉,而Steve惊叹于Tony在他身旁,且一切都不是幻境这个事实。

  他们安静地躺着,各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这时他脑海中跳出一个想法。

  “Tony?”

  Tony随着Steve的声音抬起了头;他舒展了身体卧在凌乱的床上,床单松松地挂在他的腰上,他的手指拂过手中平板的屏幕。天色仍然昏暗,晨曦微微地从窗户透进来提醒他们,是的,他们彻夜未眠,为彼此沉沦。他们的双腿交缠着,而Steve倚着枕头坐着,带着困意地盯着Tony做着……什么事。下一次他会问他他在做些什么,而后他会开心地听着Tony在大学实验室里进行的那些事儿。Steve估计会满眼敬佩,迷糊地看着激情满溢的Tony——他每次讲起工作就会变成这样。Steve爱这样的他;他脸上神采奕奕的光辉,他眼中令人晕眩的激情。他们已经做了几个月的朋友,Tony从未意识到Steve一提到他就十分着迷真是个奇迹。

  下一次,他会问;但现在,他有个主意。

  棕色的眼睛对上了他的,Steve感到自己在他的目光下变得局促不安。Tony有个特点——他看着Steve的方式会让Steve感到仿佛有一只手握住了他的心脏。他现在还不能判断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所以当下,他将它归为不确定。

  “嗯?”Tony从喉咙里哼出一声,既是鼓励,也是疑问。

  Steve靠着枕头动了动,脚踝勾住Tony的。“我想试点儿东西。“

  Tony冲他露出一个坏笑,眼睛瞥过Steve的身体,注视着那一大片为他裸露出的赤裸肌肤。他的目光流连于Steve臀部凹陷处的阴影,被床单掩着若隐若现。

  “哇哦,昨晚对你来说还不够刺激吗?”Tony问道,他的目光移上去与Steve对视。“尽管对我做吧,hot stuff,我什么都想与你试试。”

  Steve努力抑制着想要爬上他脸颊的红晕。他不是觉得尴尬,只是Tony轻浮的笑意和上扬的尾音让他想起昨晚那声音拂在他脖颈上的触感。它让他想起Tony在他身下的时刻,双手抚摸过他每一寸身体,在他耳边热切而低沉地喘息。Steve认为他现在有理由感到些许焦躁;不是每天早上他身边都躺着一个因性爱而迷醉的Tony Stark的。

  “Tony,”他温和地责备,翻了翻眼睛,“不是那样的。”

  “嗯哼。”Tony哼了声,而Steve不得不阻止自己将他脸上残余的坏笑吻去。

  “是我在网上看到的东西。”Steve解释道。

  Tony嗤了一声。“你知道,那真的不能使我相信你的主意与性无关,Steve。”

  “无关,”Steve坚持道,无法阻止自己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他知道Tony注意到了,因为他能见到他眼中的微光闪烁,他嘴角翘起的弧度不是假笑;却是一种更真诚而无意识的笑容。Steve知道这点,每次Tony意识到自己逗笑了Steve都会露出这样的笑容。这感觉就像Tony依赖于Steve的幸福。

  Tony耸了耸肩,冲他露出坏笑,然后做了个手势让他继续。

  “我想在你身上画画。”Steve告诉他。

  “画我?”Tony缓缓问道,挑起一边的眉毛。“像是,你想画我的裸体像?”

  “不,不是——”

  “因为我得说,我喜欢这主意。你当然应该给我画一幅裸体像。你可以把它挂在床头。”

  “Tony不,我——”Steve停顿了下,摇了摇头,而后指向他放画具的房间另一边。“我想画在你身上。人体彩绘。”

  Tony带着一种极度好奇的神情看着他。这主意感觉很傻,Steve觉得光是坐在这儿,迎着Tony迷惑的眼神提出这个请求就已经蠢透了。

  “在你背上,准确来说,”Steve继续道,“这儿——”他伸手够到放在床头柜上的平板电脑,拿过来放到腿上。他开了机,开始搜索启发他的那张照片:一个女孩儿,背后描绘着浩渺繁星。

  Tony挪了挪身子坐到Steve旁边,在他搜索的时候靠在他身旁。Steve热爱皮肤上Tony的温度,鲜活的肉体光滑而柔软。他的头枕在Steve肩上,发梢扫过他的后颈,他的呼吸若有若无地拂过他的锁骨。Steve几乎不能专心地搜寻网页;Tony的温度和触感让他心神不宁。

  几分钟后他就找到了那个网页,于是他指着屏幕偷眼看向Tony。他带着睡意沉沉的眼睛看着平板,频繁扑闪着的睫毛蹭在他的皮肤上。

  Steve凝视着,觉得以后他应当问问Tony他能不能画他。

  而后Tony抬眼看向他,坏笑着耸起一边肩膀靠向他耳旁。“好啊,”他说,“干嘛不呢?算不上我干过的最诡异的事儿。”

  “你确定?”

  “对,”Tony欢快地说道,从被子下爬出来——这让Steve的心在胸腔中砰砰地跳动着,因为Tony仍赤裸着身体,而这场景他还不能完全承受——然后一下子面朝下倒到床上。“我为无与伦比的性爱付给艺校生的账单。来吧赶紧的。把我变成一副杰作,Rogers。”

  Steve不得不吞咽了下闭上嘴,以防自己说出你已经是杰作了这种愚蠢的话。

  于是他抽身下床,去拿工具:他知道能轻易洗去的颜料,画笔,水,他沾满颜料的调色盘。他将它们在Tony身边铺陈开来;Tony正试图看着他,却几乎无法把沉重的眼帘抬起。Steve知道他累了——不止是因为他整晚都没睡;Tony在来找Steve之前有好几天都没联系他,这意味着之前几天他估计一直在工作。

  “我在画的时候你可以睡一觉。”Steve爬回床上时这么告诉他,分开双腿跪坐在Tony身上。他的部分体重压在Tony的大腿上,剩下的则由两边的床来支撑。他将一只手放在Tony的后腰上,感受着手底下他的肌肤的暖意,以及他回话时皮肤的轻颤。

  “不困。”他呢喃,Steve知道那声音代表着再有几分钟我就会倒头长睡不醒世界末日都叫不起我。

  “当然。”Steve应道,声音里几乎藏不住温和的笑意。他从Tony后腰上抬起手,指尖轻轻地掠过他的肌肤。他既是画家,抚摸着他的画布;也是爱人,温柔而虔诚。

  “闭嘴。”Tony含混地说,而Steve没有回答。他只是露出了一个Tony看不见的笑容,手指抚摸过他的后背。他伸手去拿画笔,一个想法突然汇于指尖,手掌疼痛着想要将这想法铭记于Tony的每一寸肌肤上。

  他握紧画笔,蘸取了色彩,于是片刻之后颜料在Tony的后背晕染开来,他的手下有什么正缓缓成型。

  “Mmph,”Tony轻哼着动了动。“痒。”

  Steve正在画的手顿住了,空闲的那只手轻轻拍了下他的后脑勺。“别动。”

  Tony顺从地闭上了嘴,Steve得以继续作画。

  在Steve描绘的过程中两人都没发声,整个房间里只听得见Tony均匀的呼吸,以及Steve换颜色时画笔发出的细微水声。不久之后Steve就知道Tony已经陷入了沉睡中;他的呼吸声变得愈发轻柔。

  尽管Tony一向厌恶呆着不动——他总是在动,每当坐下的时候就抖动着腿,指尖轻敲着附近的平面,每当阐述脑海中涌出的想法时,就边疯狂地做着手势边来回踱步——他在Steve绘画的整个过程中都做到了。Steve猜测这是因为大部分时间他都在沉睡,然而尽管如此,他确信这是他见过的Tony保持不动时间最长的一次。他是个时刻在运作的人:涌动不息的观点和热忱和激情蕴藏于他的每一个动作中,而它们永远是对的,这让他的步伐总是显得从容优雅。

  Steve爱他的这一点:他永远不会停下。他就像是飓风,带着炽热的激情与粗暴的优雅席卷一切,而Steve所能做的一切只有试图跟上。

  不是说他就讨厌这个;它们都是对TonyStark的爱的一部分。全部的他,他如狂风般的一切,他都深爱着。

  然而在这一刻,Tony温顺地躺在他身下,安静的不同寻常,这让Steve脑海中浮现了一幅画面;他看见了Tony的本质为何,看见了Tony的另一种形态。没有细想,那感觉就从他的指尖流淌出来,呈现出来。他感到自己在描绘的时候微笑着,为自己描绘出的东西而满意。

  当他放下画笔,眨眨眼,而后抬起头的时候,太阳已经照亮了整个房间。阳光明亮到足以在给房间镀上一层柔和的光晕,让他联想到新生;而这个早晨他是与Tony一同度过的,因此他觉得很应景。

  他清了清喉咙,起身坐到Tony一旁。

  “我画好了。”他说道,注视着Tony沉沉醒来,困倦地在新一天的晨光中眨着双眼。

评论 ( 3 )
热度 ( 36 )

© 苍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