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翻译,all铁all,00Q,EME,SE,微博@_Baldur_

【授翻/MHE】You'll Always Miss What You Don't Look For

上一章:http://wojiuxiexiewen.lofter.com/post/1cff64dd_6c894ea

第一次有了beta,感谢 @5-11 !这位beta还是位文手太太,文超棒的!

 

THEN:

  Merlin从未做过这样的事。他从没想过要坐在餐桌上,亲手给他身边的,赤裸着且温顺的一位年轻恋人喂食,或是把谁绑起来操。即使他的工作从不失险情迭生的情景,他也满足于他一向平淡无奇的私人感情生活,而直到现在这些品质都很好地适用于他和Harry。

  “所以这个叫什么,现在?”他问Harry,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Daddy Kink。我被告知如果运用恰当,它对所有参与者来说都是愉悦的,尽管这算是某种,社会禁忌。”

  “上苍啊我就知道。”

  屏幕上的年轻人赤裸的被软绳绑缚了起来,颇为淫乱地呻吟着“求你了,爸爸”。Merlin必须得承认他在尴尬中感到了一丝火热。然后某个遮了脸的家伙拿着短马鞭——这东西绝对没被用在该用的地方,上苍啊——开始重重地在青年的背后抽打。Merlin在Harry越过他关上了浏览页面的时候吓了一跳;Harry看上去,看在全世界的份儿上,就像一位正打算着手进行下一项任务的骑士,而不是一个在工作时间给伴侣看色情视频的男人。

  “我相信Eggsy对这类性行为已有心理倾向,这让我们能更容易建立起一段长期的多人关系。这种安排能把这种以‘kink’开始的事情变成更牢固的某种关系。”

  “所以你基本就是在告诉我他对年长者掌握主权感到兴奋。但你是怎么得出这结论的,说真的?”

  Harry给了他一个直白暗示这问题很蠢的眼神。“是Eggsy提议的这个,或是差不多的东西;而尽管我对此仍有介怀,我也不想错过这个机会。况且如果我们能恰当地沟通情感,他就会想要比性行为更深层次的东西。”

  Merlin不太确定这最后会演变成什么样。他是个分析师,除非被气得脸色发青不然他就能进行推测;但这是他与伴侣生活中的一个剧烈转变,具有无穷的不确定性。

  “所以你到底对此看法如何,Harry?他是你的门徒,我和他的联系没有你们的深厚。”

  “我极其关心他,比我认为应当承认的关心得更多。”Merlin凝视着现在空白一片的屏幕,看见Harry愧疚的脸倒映在上面。“他极其迷人——我不会否认这点——但要是搞砸了我不希望这毁掉我们与他现有的关系,并且若你不是百分百赞同此事我什么都不会做的。我不想将你们任何一人置于这种堕落之中。然而,你应当了解到,我可能让Eggsy误以为了我们先前进行过类似行为。”

  “你是指三人行行为,还是这个‘kink’?”Merlin示意了眼前的电脑。“因为你他妈很清楚这对我们都是未涉足过的领域。”

  Harry焦虑地叹息一声,拉了拉袖口。“我不确定我做得到用一种,啊,非传统式行为训导Eggsy,鉴于我作为Arthur的本职。”

  “但你想让我这么做。”

  “在Lancelot训练全程中,你都能成功做到斥责他还让他毫无怨言。我不确定我能做到。我告知他我的存活后我们之间仍存在信任问题,我不希望在局势不稳的时候再把事态复杂化。”

  Merlin仍旧困惑,最终在他伸手示意那部成人视频时失手将屏幕打翻在地。

  “那是工作,Harry。这是性。不止是性,还是对一段正当关系的追求。你再清楚不过我不是什么追寻刺激的床伴,我最不愿的就是伤害他人,意外不行,故意为之就更不可能!”

  “我们不必考虑这些细枝末节,只需接受Eggsy愿意让现状前进,用一种更——”“非传统的行为。”Merlin咆哮着接话。“我们真的不能就订餐然后邀他共进晚餐吗?不要鞭子?”

  “这会是其中很大一部分,没错,但我们现在建立的特殊性关系会让我们所有人都长期得感到舒适。”

  “你只是想操他。”Merlin指出,感到深深的挫败。“好吧。为什么他妈不呢;但要是比起你他是个更好的炮友,我要自己留着他。”

  “这会是好的,”Harry坚持道,“对我们所有人来说。”这个男人的笑容能点亮整间房间,于是有一瞬,Merlin忘记了他们在讨论的东西很可能会让已经持续很久的关系走向终结。

 

  Merlin花了整整一个月来搜索“Daddy kink”的相关知识,才让自己仅仅是适应了可能运用束缚或玩具或其他艳俗之物的想法。为了剖析维持一段他和Harry意图建立的关系所需的语言模式和非言语交流,他几乎花去了全部的待命时间。这段经历对于Merlin来说实在太过陌生,以致让他感到既惊艳又惊悚;而不久之后一个成年人叫他“爸爸”的念头会让他心跳加速下体勃起的事实,便是他的确尽心尽力了的证明。

  特别是若那个成年人是个腹肌紧绷,下颌棱角分明的金发男人。

  “我觉得这也许能行得通。我能让它行得通。”他有一晚这样告诉Harry,在工作被搁置一边的熄灯之后。“那我就安排一个面谈。”Harry说道,整个人卷在Merlin旁边的被子里。

  很好。Merlin渐渐沉入梦乡时想到。这对我们都会是好的。

 

  他们三个在一个和煦的午后齐聚在Harry的办公室中,商讨他们这段关系的每一个细节。这件Merlin仍旧不太理解但似乎也不会搞糟的事儿运作时的内容,地点,时间和原因。

  工作时不行。任务时不行。特定的爱称。Merlin是“父亲”而Harry,毫无意外的,是“爸爸”。

  “你应当是‘母亲’。”Merlin在算是合约的东西上写下他们的昵称时这么调侃Harry——而Eggsy竟然比另一个男人更快理解了这个梗。

  “这是说我当的是Steed,对?”Eggsy坏笑着补充。这一刻气氛如此古怪而活跃,Merlin甚至感到自己已经瞥到了他们之后会发展成什么样子。这能行得通。它会行得通的。

  “而你能当John Steed,宝贝男孩儿。”Eggsy因Merlin宠溺的语调红了脸,而Harry的得意近乎要满溢出来。

  但,也有不那么让人满意的对话,比如Eggsy坚持表示他无意插足他们两人或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Merlin认为这是无心之意,但十分不可理喻。

  “你在我们的关系中的分量会和我或者Harry现在的同等重要,Eggsy。这个特殊的,”他努力地试图回避“Daddy Kink”这个词,“关系对于无论公众还是私下里你在我们三人之中的状态都毫无影响。”Harry向Eggsy投去了一个神秘的微笑,而年轻人全心地回以同等的笑容。“若你感到了只有哪怕一点儿不适,”Harry补充道,“我们都会停下。我最不希望的就是你受伤,Eggsy。现在,我们想出了一个办法,如果你认为需要摆脱我们的安排,任何立场上,你就说‘Brogues’。现在,向我重复一遍。”

  “Brogues,”Eggsy拖长音说道,厚脸皮地眨了眨眼。“你让它变下流了,Harry。”

  “Brogue在使用不当时本来就是个下流词,Eggsy。”Harry回嘴道,语调同样下流。

  Merlin拍了拍手来吸引两人的注意。“Boys,我认为我们刚刚已将自己合约性地规定在了一段有些有趣的关系里。我们要么就利用时间进行晚餐,要么就来探索一下这个谁他妈知道什么鬼关系里更不得体的成分。有什么感想?”

  Harry,尽管满腔热情,似乎并不急着做出任何一种提议,相反地冲Eggsy漠不关心似的耸了耸肩。Eggsy,对此无比欣喜且激动地无以复加,低低地吹了声口哨。

  “先生们。”他向Merlin点了下头,而后是Harry。“我们是要在这儿站一天,还是打算开操?”

 

NOW:

  搞砸的那部分巨大的比例发生了,而Merlin对着腹部的剧痛,地摊上的狼藉,浴室中Eggsy的啜泣,JB对着门的狂吠,Harry想要让青年从那见鬼的浴室里出来的歇斯底里,近乎无法整理思绪。

  “Eggsy,我要你打开门。”Harry沮丧地再次尝试着,“求你,只要给我们示意一下你还好。”

  Merlin等待着,Harry也是,尽管有移动的声音传出,门并没有开。

  “亲爱的,求你了,如果你不和我们说话我会想出办法确保你还好。即使这意味着我需要另寻方法进去。”

  很显然,他不该说这句,因为哭声减弱了而动作的声音听上去更仓皇了。Merlin抓起Harry落在地上的睡裤并拿出了钥匙,包括门钥匙,将它们迅速的扔给了Harry,并狂躁地低语道,‘别他妈破门而入。’

  “Eggsy?亲爱的?我要进来了,一切都好,你安全了。”Harry打开了门锁,尽情况所需的轻柔而缓慢地退开了那扇门,却不幸地发现房间空了。

  “他他妈哪儿去了?”Merlin问道,而Harry快速地检查了下门。“操,”Harry说道,担忧盖过了不可置信。“他从窗户出去了。”

  “他跑了?”Merlin想过了事态糟糕,但没想过如此糟糕Eggsy甚至感到需要彻底逃离。他抓起了自己的衣服并尽快地套上了身,同时Harry从窗户向外侦查着街道。“他当然要跑了,你威胁说要把门破开!”

  “我没看见他。”Harry悲叹,无视了Merlin将身子探出浴室窗户,对自己的不得体毫无知觉。

  “好吧穿上点儿衣服,看在上帝的份上,我们好去找他。”Merlin试图厉声说话,但毫无精力。他只能想象自己什么样子——衣衫半敞且浑身性爱的气味儿,但看着Harry,浑身赤裸且心烦意乱,好吧,这景象他再也不想看到一次。而Eggsy,天啊,Eggsy。当他们找到他,Merlin会让一切重回正轨。他必须如此。

  For all of them.

TBC.

评论 ( 9 )
热度 ( 25 )

© 苍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