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翻译,all铁all,00Q,EME,SE,微博@_Baldur_

【授翻/MHE】You'll Always Miss What You Don't Look For

原文地址:http://www.archiveofourown.org/works/3728200/chapters/8261386

授权图:

  译者的话:授权要了半个月也没翻,今天就一口气翻完了。准备了很久的比赛没有得奖,反倒是仓促准备了一周的同学得奖了,非常失落。总有一种我就是什么好的都得不到的感觉。又耽误了期中考。于是这篇虐的爽爽的。不知道会不会被屏蔽,因为还是有一点敏感词的,让我来赌一把运气,虽然我并不觉得我有那玩意儿。并且一如既往的,没有斜体,不爽极了。

  食用提箱:略暗黑注意。


  如同任何一个变态的恋情一样,这开始得非常正常。

  Harry很辣,Merlin很辣,而Eggsy渴望加入他们,无论他们到底在紧闭的门后做什么;于是他同意做那个他们从没刻意找过的搭档。性爱一开始很棒,温存的,变态的,所有Eggsy想要的以及更多,而这就是为何很难说清为什么Eggsy不再享受而是把它当成任务。只是又一个Kingsman任务,让父亲高兴,让爸爸高兴。

  三个月之后Eggsy开始期望更好的东西。一开始他心底只是冒出小小的不满足的泡泡——看着Harry和Merlin单独在一起时有多有爱,但很快那就变成了不可抑制的渴盼与羞愧的潮水。

  Merlin,父亲,总是非常严肃,总是准备着施予他小小的惩罚,提醒着Eggsy他的地位;一开始这又戏谑又性感。现在,Eggsy从中感觉不到善意。仅存的感情是留给Harry Hart的——Merlin的唯一。Eggsy知道他们的分工——Merlin喜欢让他崩溃而Harry喜欢安抚他——但Merlin非常乐意把他当做一个操蛋的性爱玩具来用,而Eggsy曾认为(曾希望)他再不必为了生存那么做。

  但很快,在这段关系开始之后,似乎,Eggsy开始得到更好的任务。如果他花半个小时给Merlin深喉直到哭出来,他就能得到去捣毁摩纳哥一个已经被监控的据点这样的任务。如果他在Harry用马鞭的时候保持安静,他就会得到一块儿崭新闪亮且配备有失忆针的宝名表。而Harry,他们亲爱的,温柔的撒拉路;Harry是爸爸。在这一切中,尽管每次事后Harry都会温柔地爱抚他,他从没感到被爱着。不像在Harry被枪击之前那样感觉得到。不像这个男人仍旧需要他。

  三个月之后,Eggsy开始希望他再不用说“父亲”和“爸爸”了;他希望任务结束后,在那扇紧闭着隔绝外界的门后的一切他不再需要参与。他想要可以倾听他一天遭遇的恋人,而不是希望他安静地口交的人。他期望许多,从这点看他的新生活与曾经的也没什么区别。

  他仍是个男妓,他自嘲道。只不过现在是个不为人知的。

—————————————————————————————— 

  后来他们开始为空缺的Bedivere的位子提议候选人,而正是这时Eggsy营造的一切——他为自己寻得的少许幸福——开始分崩离析。

  Edward Hollander是个上了年纪的贵族公子哥,如魔鬼般帅气,在所有候选人中最为年长,有三十五岁。不是他的年龄让Eggsy感到困扰。让他困扰的是终于得知了那个在他十五岁生日时付了Dean六百磅,然后操了他的男人的名字。那个把他操得受伤流血后冲他厚颜无耻地眨了眨眼离开,说“你屁股不错,希望我把它毁了以后你还能去卖”的男人的名字。Eggsy不知一个人要怎样才能忘记这种事,即使想要忘记。

  归功于Bor的教导,Edward差点儿就到了最后一关;但他搞砸了色诱的那关,瞬间就消失无踪,如同他来时那样迅捷。Eggsy为那个人没在训练场上的短暂(非常短暂)邂逅中认出他来而感谢每个他能想到的神明。但威胁仍存在。他以为他人生中永远翻过的一页,差一点就重被揭开。Hollander只差一线之隔就能成为一名骑士,如同Eggsy和所有他深深敬仰的人一样;就他妈差一点就能提醒所有人Eggsy以前的样子然后毁了一切。

  之后,当他浑身汗湿酸痛地躺在Harry的床上——看着Merlin在他的伴侣身上印下轻柔的吻——时,就是在Edward灾难般的来访后Dean开始贿赂他的。一些不值钱的愚蠢玩意儿,用来防止他跑去和他母亲讲为了生存他让Dean和他的狐朋狗友对他做了什么。通常那些礼物,只在有格外粗暴的客户来过的晚上之后出现在他床底,只会演变成小小的威胁和暴力;但记忆如今浮现,而Eggsy不能挥散被收买的羞愧。

——————————————————————————————

  当他开始从一个不同的,黑暗的角度去看待Harry和Merlin给他的礼物时,Eggsy觉得自己又有了个痛恨Dean的新理由。他尝试过不要将两种经历混淆。他尝试过提醒自己这些人爱他,他们从不真正伤害他;但这就如同他母亲那样,不是吗?如同他母亲对这些年进行的辩护那样。Dean不会真的伤害她。

  但他会伤害Eggsy。每个人都会伤害Eggsy。

——————————————————————————————

  有人在有天晚上没做好前戏,于是他被撕裂了。这不是他在这段特殊关系中第一次见血,而他也很确信这不会是最后一次。

  Merlin因为疏忽念叨不停而Harry对着伤口大惊小怪,但Eggsy没事。他没告诉他们他经历过更严重的。他提醒自己说“父亲”和“爸爸”,让他们知道这并无大碍,他能承受。无人对他说过他不需承受也无妨。

  第二天,Merlin给了他一个新升级过的平板,悄悄地塞在装着选择性任务资料的袋子里,任务地点是约翰内斯堡,一个Merlin知道他总想去看看的城市。这是个善意的,道歉性质的表示,但即使他给了Merlin一个临别笑容,步伐微跛地离开,他也能听见Dean低语着,“现在你就不会对任何人说了,对吗我的男孩儿?”

——————————————————————————————

  他看过PrettyWoman了,现在。他知道了她是个妓女。从街上捡来后装扮得光鲜亮丽,如同Eggsy一样。他怀疑这是否是Harry一直以来的计划。

——————————————————————————————

  那个平板和其他Eggsy用身体得来的东西装进了一个箱子。

  Harry在他第一次捣毁一个据点后送给他的袖扣。Merlin在他第一次在高潮晕过去后放在他办公室里的一盒Charbonnel et Walker松露巧克力。Harry从巴黎带回来的一瓶香水。Merlin改装的一把希而科工艺枪。一条丝绸领带。小牛皮手套。香氛。一把车钥匙,属于那辆停在基地飞机库的捷豹——Eggsy连坐上去的胆子都没,更别说开了。

  思考了一会儿后,Eggsy拿下了他父亲的徽章——Harry的徽章——然后放在了袖扣旁边。他合上箱子后把它放回衣橱的高架上,下方是搭配完美的多套西装;那是他现在用以对抗世界,防卫自己身体(以及心灵)的武器。

  他把JB放在他母亲那儿,然后去了约翰内斯堡,某种程度上试图放空他的思绪。当该死的人都死了,任务完成后,Eggsy花了一会儿坐在一个洞穴里,心不在焉地听着Arthur和Merlin在他们的保密线路上调笑。他们的言语甜蜜而深情,只有深沉地爱人之间才会有。

  “我们会等着你的,乖孩子。”Eggsy听到Harry用一种熟练的随意腔调和他说话,“你会回家吗?”

  (——你必须回家我不知道他会对我们做什么,求你了,宝贝儿,求你了回来我没法一个人坚持你是唯一能照顾Daisy的人——)

  “回答你父亲的话,Eggsy”,Merlin说道,语气同样随意。

  (——听Dean的话,Eggsy,照他的话做他就不会伤害你——)

  Eggsy没法让自己回话,相反地他关掉了私人线路后拿下了眼镜,把它塞进了西装的胸袋里。他二十五岁,他是成年人,他救了整个世界而当看着轻浮的女服务员站在一旁准备为他续水时,他强笑起来告诉她,“我不想回家。”

  Eggsy知道他必须结束一切,必须远离这些因为他不会做任何人的应召男孩儿。

  Not again.

——————————————————————————————

  Galahad无所畏惧,Eggsy害怕很多东西。

——————————————————————————————

  Galahad的违抗行为会被写在正式文书里。Eggsy的行为会让他在回家后得到来自Merlin的疼痛鞭打。

  他不会再因为疼痛勃起了。他疑惑自己以前怎么会。

  他们给他安了个项圈,很紧,很不舒服。“不是什么真的不舒服的东西,”Merlin最初抽身时责备道,“只是提醒你是谁在做主,这样你就不会再刷花招了。”

  (——你这不知感恩的小狗东西,在我为你和你妈做的一切之后——)

  “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证你的安全。”Harry补充道,揉了揉他的头发。之后,当他无法呼吸,仰面朝天地被吊在架子上,嘴里含着Harry而腿间被Merlin操着的时候,他恐慌地觉得自己真的可能就这么死去。

  当他的视野开始泛黑时,因为项圈太紧无法承受以致他没法叫他们停下,而且因为Harry抓着他的手臂让他无法挣开,所以他猛然弓起背,用力地。把他的屁股抬起来远离Merlin。之后他会想起这个举动是他们防止性攻击训练的一种改良版本;现在他只想让他们停下。

  “今晚很有兴致,嗯?”Merlin笑起来,把Eggsy错误表达的动作暗示当做了许可,开始加速。Harry还在操他的嘴,切断了Eggsy的视野和仅有的一些空气。

  如果他能说话,他就会说他的安全词;但现在无法发声Eggsy只能绝望地试图让他们明白他不想要这个。他晃动着他的腿踢在Merlin的身体两侧,希望能踢到肾上,踢得足够痛好让一切停下。他不能说话而他感到害怕而他们都以为这只是个游戏而他快死了。

  “——操你妈!”

  Merlin立刻退开身了,幅度很大,而后跪在地上捂着腹部,而Harry也立刻退开了。两人都看上去很困惑,而Eggsy一点儿他妈的都不在乎。他在其他骑士那儿接受过训练,知道怎么在严重缺氧后调整自己的呼吸,但他现在恐慌的要死,于是突然涌入的空气让他的视野黑了一会儿。他紧抓着项圈,喘息很快变为了急速的咳嗽,没来得及滚到床边就开始呕吐。

  他闭起眼来阻止眼泪不可抑制地涌出,试图平复呼吸,祈祷他的胃不会再让他想吐。他不知道是谁把手放在了他肩上(深情,担忧,不是为他,从不曾是),但他躲开了。“别他妈碰我。”他们试图安抚他,但Eggsy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接受任何的好意。他的喉咙在烧,他的肺在痛而他的屁股像着火了似的。他太过伤痛,以致无法感觉到不断安抚着他的手和一遍又一遍呢喃出的道歉。

  “Eggsy,操,我不知道——”

  (——你会一周都坐不下来——)

  “深呼吸,亲爱的,会没事的。”

  (——我可以就这么杀了你,小子。然后我会告诉你妈你死时屁眼里还插着我的老二——)

  “你需要水吗?Eggsy?你能回答吗?”

  (——你要是想再对他粗暴些需要加五十镑——)

  “甜心?”

  (——但他能承受。对吗,甜心?——)

  他找回了腿的触觉然后撑着去了卫生间,在身后锁上了门。他在被Harry的蝴蝶标本环绕的洗手台那儿镇定了下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他的嘴唇浮肿着,泛着紫红的颜色;他的脖子涨红了,在紧勒着的项圈旁有明显的抓痕;他的眼中血管突起;他的脸上沾满精液。

  真正的高贵是比之前的你优秀,Eggsy听见Harry在一段遥远的记忆里说道,那时Eggsy曾想着,只是也许,这一次他能彻底挥别过去。

  很久以来的第一次,Eggsy让自己痛哭出声。




我傻了没有看到next chapter,这并不是结尾!!!!!!!!!!!!!!似乎后续是发糖,想被虐的爽爽的gn就看到这儿好了,反正我爽极了:)

评论 ( 11 )
热度 ( 33 )
  1. 颜倚歌苍洛 转载了此文字

© 苍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