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翻译,all铁all,00Q,EME,SE,微博@_Baldur_

【授翻/盾铁】Because I am Happy 1

  原文地址: https://www.fanfiction.net/s/10675441/1/Because-I-am-Happy

  授权图:


  作者的话:我不是很开心这个故事最后变成这样。它本来是随便写写的东西,但后来越写越长。随你怎么看吧。

  译者的话:之前在手机上编辑的太乱了所以就删掉重发,祝大家新年快乐!因为哔哩哔哩上的up主轮回的终焉太太萌上盾铁以后就一发不可收拾......第一次翻译,请多指教:)

  食用提醒:1.这里有大量喝醉了的Loki的戏份,但Loki真的可爱,盾铁的互动也很多很甜//////。2.清水,甜,短篇。3.由于作者文中引用的歌曲都是老歌,所以歌词都是译者自己翻的,请多包涵。

  没问题?那么来看正文吧:)



  Clint从天花板通风孔那儿跳下来的时候,Steve正在给Tony做三明治。他现在已经习惯了这种登场方式,因此只是对弓箭手点了点头,一边在三明治上再铺了一层芥末酱。

  Clint伸手拿到腌黄瓜罐子,拿出一条扔进嘴里,“Stark真的需要再来一个三明治吗?”

  “啊?所以Tony自己做了个三明治吗?我被震惊到了,真的。”Steve有些可怜地看着做了一半的三明治。好吧,他只要自己吃掉就好了。

  “哦,抱歉。”Clint说,“我以为你已经给他送过午饭了。他在实验室里唱歌呢。”

  Steve温柔地笑了,在三明治上又放了一片培根。“Jarvis,给我看看Tony。”

  Jarvis放出了实验室里的影像。Tony欢快地舞动着,放声唱着Steve没听过的歌的同时把大块儿金属从工作台上扫下来。

  “【我相信那个叫爱情的玩意儿,哦听我的心跳织成了旋律,来吧把握现在的机会,我们要嗨到太阳落山。我相信爱情,哦,吉他!⑴】”Tony一脚踢开挡路的椅子,在房间当中弹起一把虚拟吉他。

  “我要代表我们全体感谢你和Tony约会,”Clint大笑起来,   “你把他内里的蠢萌给带出来了。”

  Steve摇了摇头,“这回可和我无关,我昨晚之后就没跟他讲过话了。”

  “但那是个很棒的晚上对吧?”

  “嗯,的确。”

  他们享受了一顿很棒的晚餐和一部电影。然后Tony邀请他去卧室,这个也很棒。非常,非常棒。

  “懂了,Steve。”Clint的脸上带着坏笑,“你也是时候和人上床了。”

  Steve翻了个白眼,“我以前又不是没做过爱。”

  “当然,当然。”Clint回答,但很明显他没认真听。他拿着手机折腾了一会儿,然后把它放在了柜台上。

  免提放出的柔和等待音乐持续了几秒后,Natasha的声音从中传了出来:“抱歉,Jane。我告诉过他我们大概会在商场待上几个小时,但他从来不听。”

  “Hey Tash,”Clint说道,“逛街逛的怎么样?”

  “Clint,你最好是有很重要的事找我。”

  Clint将两手枕到脑后,“Steve和Tony睡了。”

  “终于。”她回答。

  Steve双手抱胸后瞪向他。

  Clint回以得意的笑脸后倚回柜台,“你知道,Tash,现在性张力没了,他们俩心情都特别好。”

  “Tony在唱歌,是吧?”

  “像只小鸟一样。”

  她低咒了一声,“我一个小时以后就回来,你倒是敢在我回家前惹毛他试试。”

  Clint偷笑着拿回手机,“我要短信告诉Bruce,他不会想错过这个的。”

  Steve甩上三明治的另一片面包后拿起了盘子。“你们就八卦去吧。”他说,“我和Tony要单独过一个美好的下午。”

  Clint心不在焉地挥了挥手,“我一会儿就下去,你先去吧。”

  Steve拿了瓶水后坐电梯下到Tony的实验室去,Jarvis非常贴心地为他开了门,以免他不小心把手上的东西弄掉。

  这时Tony正懒洋洋地把金属管接起来,但一听Jarvis说他有访客就把所有手上的活儿都堆到了一边。

  他的眼睛亮了起来,“Steve!哦你还给我带了个三明治。我的最爱。”

  Steve抬起了半边眉毛,“我不知道你这么喜欢三明治。”

  “你的三明治。”他说着咬了一大口,拿着剩下的那些在空中边挥边说话,“基本上你给我做的东西都是我的最爱。”

  Steve敢说现在他肯定笑的像个傻子一样,Tony对他就是有这种魔力。

  Tony笑着搂上Steve的腰,“没有你我要怎么办,Steve?You are thebest.”他突然像顿悟了一般猛地拉回身子,睁大了眼睛,“The best around. 放这个,Jarvis”

  Steve有点儿惊讶地看着Tony以准备战斗的姿态微微俯下身,但Tony笑的一脸玩味,在歌曲开始的时候朝他靠的更近了些,于是Steve就双手握拳做出了准备姿势。

  Tony跟着音乐哼唱,随意地将拳头挥向Steve,被轻易地躲开。【即使事态糟糕到你得咬牙度过,也要尝试去相信。⑵】

  哈。为了让Tony来对打训练他已经烦了Tony一周了,但现在他明白其实只要一放音乐Tony就会心甘情愿地来了。他下次得记着这个。

  【战斗到底吧,因为人生取决于你体内蕴藏的力量。⑵】

  这其实挺有趣的,拳击也算是一种舞蹈——Steve唯一擅长的一种舞蹈。

  Tony爬上了一张桌子,一手高举在空中。【战斗到落幕吧,在登顶之前,你不能停下也放弃不得。⑵】

  他从桌子上跳下时Steve接住了他,借力带着他旋转了很大一圈。音乐渐渐地隐去,他们俩都开怀大笑着。

  “这儿什么时候变成傻逼八点档 ⑶了?”Clint问道。

  “Hey,【龙威小子⑵】才不是傻逼电影。”Tony愤怒地说,“收回那句话不然我就在天花板里放炸弹。”

  Clint咳了几声,“哦我刚刚说了傻逼吗?其实我的意思是狗血。特感伤的浪漫和大团圆结尾那种。”

  Tony耸耸肩,“我喜欢那种片儿,两个爱人幸福快乐在一起。”说着他将头靠上了Steve胸口。

  “是啊。你们俩是我认识的最傻逼的人了。”Clint叹息,“但,真的,如果你们还想要性生活的话就别再看迪士尼了。”

  Tony两手抱在胸前,“可我们有性生活,我可以讲给你听。”

  Clint挑起一边眉毛,“我听着呢。”

  “我……”Tony深吸一口气,“【决不会放弃你,决不会让你失望,决不会离开丢下你一人。⑷】”

  “操!”Clint大吼,“我要杀了你。”

  Tony疯了般地咯咯笑着在绕着房间乱跑,身后Clint紧追不舍,直到Steve一把抓住两个人并把他们控制在一定的距离内。“打算告诉我为什么你要杀Tony吗?”

  “他瑞克摇摆我。⑷”Clint告诉他。

  “他什么……?”

  “他唱的那首歌。”

  “那首歌我听着觉得挺棒的。”Steve说道,“我不理解为什么你这么不爽。”

  Clint再一次叹气,“把瑞克摇摆加到你的‘未来列表’上。”

  “好吧。”Steve依言把这项潦草地记在了自己的列表最后面。

  Clint向后倒在墙上,用轻微的厌恶眼神看向Tony。很少有人能有精力对Tony发火很久;爆发的怒火最后总是会变为长期的忍耐。“你是个混蛋,Tony。我希望你清楚这个。”

  “哦,得了吧。这很好玩,你以前被人瑞克摇滚过吗?”

  Clint眨了眨眼。“没,”他承认,“这……嗯。”他摇了摇头,“只有你,Stark。”

  Tony朝着空中砸了一拳。“Yes!【I'm the best, the best around, 什么也不能让我沮丧。⑵】”

  “哦得了。”Clint说,“别再唱这首蠢歌了,去打打保龄球或者什么的。”

  “好啊,”Tony说,“Bruce就在这儿附近,我们可以组队。科学组和……呃,行动组。”

  于是Clint掏出了手机,“Bruce,待会儿在保龄球馆见。对,就是健身房楼下那个。不,他这次不会作弊了,他现在心情超好。他昨晚和Steve上床了。”

  Tony把手扬过了头顶,高声唱道,“【我做了爱而且这个超棒,我让Steve用他的老二操了我。⑸】”

  “我很确定这歌不是这么唱的。”

  “但就是这么发生的,所以见鬼去吧,Barton。”

  Clint呻吟了一声,“我宁愿不要。⑹”

  “好吧,好吧。我知道这首歌不是这意思。但我想要Steve操我,如果我不想要的话这一切根本不可能发生。因为真的,Steve就是个大男孩儿。在我的屁股习惯之前我估计都得用奇怪的姿势走路了。”

  Steve把脸埋进手心,“Tony,你干嘛要说这些啊。”

  “天啊Steve我不是故意的,”Tony犹豫着说,“你的老二绝对完美,没有大的吓人或者怎么的。肌肉强健老二可观,所以你再好不过了。天杀的这哪里好笑了Barton?“

  Clint整个趴上了柜台,大笑到几乎喘不过气来。“哦天Tony你他妈太棒了,”他笑得气喘吁吁地说,“保持这个样子。”

  “呃,好吧。”Tony怀疑地应道。

  正在这时,Bruce晃进了实验室里。“Tony,你看到我的网球鞋了吗?我觉得我昨天放在这儿了。”

  “没,”Tony说,“但,哦,说道大的吓人的老二,Hulk有多大?”

  Bruce神情古怪地问,“我会想知道你们怎么聊到这个的吗?”

  “不,”Steve说,“你不会的。”

  Bruce叹着气摸了摸自己的鼻梁,“Tony,有些发现是科学还没准备好接受的。”

  “那么大,嗯?你有没有想过——”

  “Hey,”Clint说,“我们到底打不打保龄了?”

  “哦对,保龄。跟我来。”Tony蹦上楼梯,两阶一跳地上楼。

  Steve对于Clint说服Tony在大楼里建了个保龄球馆这事儿一直感激不尽。Tony一直抱怨超级英雄们太粗暴了不适合这个,而且没人会去玩的;但所有人都喜欢在情绪低落地时候去打打保龄。当然,Thor总是把保龄球当铁饼掷,不过这地方是Tony设计的,因此在六个月的每周保龄赛后它还能用。

  Tony走到一边的保龄球道前,“来吧Bruce,我们得来个激情四射的团队赞歌,科学相关的那种。哦我想到了!【现在美丽数据排成一线,我们不再是试验品啦,我们将被准时释放!⑺】”

  “上苍啊,”Clint说,“你们居然还有无聊的工作歌。”

  Tony瞪了他一眼,“【你看明明有实验可做我还在讲废话,当我望向窗外的时候我可真庆幸我不是你。我还有实验要做,为了那些仍活着的人而做。⑺】”

  “算了,”Clint说,“这简直愚蠢透了。当然,团队歌不错。”

  Tony笑了下,托着一个保龄球举到胸前。他因为全神贯注而微微眯起了眼睛,而后将球对着球瓶滚了出去;它们中的七个立刻就倒了下去,剩下的两个则不稳当地摇晃着。他单腿站着,头向一旁歪着,“come on,come on,快倒啊。”

  然后那两个最后晃了一下,倒了下去。

  “全中。”Jarvis宣布道。

  “哈!来击个掌,Bruce,我们要赢咯我们要赢咯~”他摇着屁股,像跳草裙舞那样转了一圈儿。

  “你再那么干一次试试,”Clint说,“我才不要看你的屁股。”

  “为啥啊?我的屁股赞爆了。”

  “Steve大概会同意,我可不觉得。”

  “好吧。你宁愿看Coulson或者Natasha的……等下,和你约会的是谁来着?”

  “这是秘密。”

  “没关系,我只要待会儿黑进Shield系统就成了。Steve,记得提醒我……”

  “不行,Tony。不能这样。”

  “嗯……轮到谁了?”Bruce问道。

  “我。”Clint说。他拿起了自己的球,坚决地站到球道前,“你输定了,Tony。”

  正当他弯腰、身子向前倾去的时候,巨大的爆炸声响起,绿色的烟雾立刻充斥了整个房间。每个人都呛着了,边咳边拿手在面前拼命扇了起来。

  “Tony,你这回又干了什么?”

  “不是我!”Tony抗议道。

  “不,是我。”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Steve在Loki踏进来的一瞬间紧张了起来,不幸的是,他的盾还在他卧室里呢。“你怎么进来的?”

  “哦,那很简单。非常简单。”Loki挥了下手,绿烟就聚拢起来被他收回了袖子里。

  “哥们儿,”Tony说,“多谢你这宇宙级的‘保龄技术’还有别的一切,但你不能和我们一起打,这样队伍就不公平了。”

  Loki的眸色暗了下去。“似乎有一段时间没见了,”他说,“所以让我来提醒下你。我是Loki,战……”

  “我当然知道你是谁。”Tony说,“我是不是还欠你一顿酒?”

  “Tasha,快回来。”Clint急切地对着电话说道,“Loki闯进大厦来了。”

  “这样还差不多,”Loki说,“他总是我最喜欢的蝼蚁。”

  “对,”Tony说,“我绝对欠你一顿酒。”

  “你说第一遍的时候我就听见了,Stark。”Loki厉声说道,“而且我现在没心情喝你们这些蝼蚁称为酒的垃圾。我今天还有正事,只是顺道看看你们这些扰人的小角色。”

  “哦,懂了。”Tony说,“工作的时候不喝酒。大多数人喝一杯也无所谓,但我猜人们在开坏蛋联会的时候总得格外小心些,特别是像你这种虚弱体质。”

  Loki眯了眯眼睛,“再说一句,Stark,我就让你感受一下我有多纤弱。”

  “好啊,”Tony回以一个明亮且毫无担忧的笑容,“我就知道你体格还是不错的。”他拍了拍Loki的手臂,“我要请你喝一杯。嘿,我得给所有人都倒一杯。来吧,都去厨房!”

  Loki眨了下眼,似乎对事情这样的发展有些困惑。但他很快调整好表情,换上一脸阴沉沉的愤怒,“你在试图转移我注意力是不是?呵,这没用。我就接受你可悲的请求喝上一杯,然后在你们那红发女人回来之前我就已经在路上了。”

  “哦,Nat?”Tony心不在焉地挥了挥手,“我不知道就她一个人能干出什么来。”他把头歪向一边,“你不是在顾忌她,是吧?哇哦,我是说,她是挺厉害的,但你不会就因为这个逃……”

  “我从不逃跑!”Loki吼道,“我是个公务繁忙的人,没时间浪费在废物身上。”

  “哦,当然。”Tony回答,“Jarvis,电梯,Loki赶时间呢。”

  电梯门滑开了,Tony首先跳进去,Loki立刻就跟上了,Steve踏进去站在他俩中间。看上去Loki不会现在发起攻击,但他想站在Tony身旁以防万一。Clint犹豫了一下也跟进去了,谨慎地站到了离Loki最远的一个电梯角落,然后所有人都看向了Bruce。

  “我,呃,我搭下一班吧。”Bruce小声说道,“或者其实我该走楼梯。”

  Tony耸了耸肩,“随你。J,上去吧。”

  电梯运行了不过几秒钟而已,但Steve觉得这大概是他人生中最紧张的几秒了。他和Clint一路上都谨慎地看着Loki,以防他突然袭击;然而Loki只是假笑着,显然对这种关注感到满意。

  电梯一开Tony就冲了出去,拽着Loki跟在他后面。“天啊,我不知道请你喝什么好,你喜欢什么?蜜酒吧大概,Thor天天谈论这个。”

  Loki把手腕从Tony的手里挣脱出来,“别和我提我哥哥。”

  “没问题,你就是你,没必要和你哥喝一样的。所以我得给你弄点儿他从来都不喝的东西。”Tony绕着厨房转了一圈,从橱柜里拿了几瓶酒出来。他开瓶,倒了一杯递给了Loki,“来尝口这个,然后告诉我味道怎么样。”

  Loki啜了一口然后一脸嫌弃,“这什么啊?比我想象的还要恶心。”

  “伏特加。产地是俄国,最凶残的人类所在地。”Tony耸了耸肩,把酒瓶挪开放到了一边,“对你来说也许口味太重了。你可能是喜欢喝水果味酒杯子上还有小伞的那类吧。⑻”

  Loki立刻抢回酒瓶喝了一大口,“别傻了,Stark。比起仙庭蜜酒这就跟水一样。污水,如果考虑这恶心的味道的话。”他把喝空了的瓶子重重放回台子上,“看。我说过了,你们所谓的酒……”

  Tony把空酒瓶扔到一边,看了看那上面的标签。“哦,太好了,我总想着把这个给解决了。它占了酒柜里的宝贵位子,但我实在不想喝最后几口。”

  “Tony。”Steve说。他知道Tony喜欢一次就喝半瓶,但他从来不在架子上放一瓶酒超过一个月,所以除非有其他复仇者在那之前喝掉,不然那些剩酒总是会被他扔了的。

  Tony嘘了一声让他闭嘴。“好了,Loki,要是你想证明给我看你能很猛的一口喝掉一整瓶的话,我可以新给你开一瓶,但在那之前你得先试试这个。”

  Loki谨慎地啜了一口,眼睛立刻暗了下来。“你在把我当傻子吗,Stark?这就是水。”杯子在迸发出绿色的火花后四分五裂地弹了出去,所有人都不得不躲开,以免被伤到。

  “Tony,你能别调戏Loki了吗?”Steve恼火地说道,“你会害我们所有人都被杀了的。”

  “我才没在调戏,我是在帮忙。我不希望他明早起来宿醉地一塌糊涂。”

  “我是个神。”Loki咆哮着,“我不会宿醉,那是愚蠢的凡人才会得的东西。现在把酒瓶给我。”他狂傲地把手伸过去。

  “那好吧,”Tony说,“别说我没提醒过你。”

  Steve叹了口气。他觉得Tony能想到的计划只有在所有人回来之前拖住Loki,但他怀疑Tony能不能让Loki喝上一整个小时。Loki可是——

  Loki一下子倒到了橱柜上,迷糊地向吧台的方向扬着酒瓶。“其实也不差,”他呢喃道,“一点儿也不差。”

  Steve眨了好几下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这一切:Loki醉了,醉的非常,非常厉害。

  Tony清了清喉咙,朝Steve露出一个无辜的神情,尽管他脸上还带着些许的骄傲和紧张的战斗后常有的那种放松。所以,这是计划好了的,Steve意识到了这点。

  “我希望你明白自己在干什么。”他说。Loki清醒了之后估计会气的够呛。

  “不用担心,”Tony说,“我有数。”他从Loki手里轻柔地把酒瓶拿走,喝掉了最后一大口。“幸运的家伙,你喝掉了所有的好货。”

  Loki傻笑了下。“还有没?”

  Tony把酒瓶举到他够不到的地方,“你该说什么?”

  “Varyeth⑼”Loki说。酒瓶立刻就出现在了他的手里。

  “哈。”Tony说,“我早该料到这个的。”

  Clint偷笑起来,“我总觉得这家伙喝醉了是发酒疯的类型,结果这么人畜无害。”

  “这可是Loki,”Steve提醒到,“他才不会人畜无害。”

  Loki到底醉没醉值得商榷,但他那泪眼婆娑的表情和苍白两颊上的红晕都显示他并不是在装醉。

  “所以,”Clint说,“现在Loki醉的人都没了,然后呢?”

  Tony耸肩。“拍点儿照片留着以后敲诈他?”

  Steve再次叹了口气。他就知道。

  “啊当然,还有让Thor把他扔回仙庭的地下牢去。”Tony快速地加上这句,皱起了眉头,“他已经逃过六次的地下牢。天啊,这可不是个好事儿。”

  “话说Thor在哪儿?”Steve问。

  “鬼知道,”Clint轻敲着手机,“我一直在打他电话但他一直不回。你觉得他会不会是和女孩子们一起逛街去了?”

  “我觉得他只是把手机搞坏了。”Tony自言自语道。他已经花了起码一个月来设计一部Thor不会搞坏的手机,这样他们就能联络了。

  这时电梯门再一次地打开,Bruce走了出来。他看着慵懒地趴了半边吧台的Loki摇了摇头,“我就是在担心这个会发生。”

  “没事儿。”Tony说道,“绝对没事儿。我和Loki相处得可开心了,是不是,Loki?”

  “我最喜欢你了。”Loki说,“但别告诉Thor这个,我怕他会伤心。”

  Tony坏笑起来,“哦,当然。有你我玩儿得格外开心。”

 

  Loki在Tony把他拖进房间的时候一句都没抱怨。他大概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他连笔直地走路几乎都做不到。实际上,Tony得使劲抬着他才能让他勉强直立着,别一头栽上灯或者盆栽什么的。

  Steve砰地倒在了沙发上。“所以,什么计划?我们要怎么在所有人到齐前让Loki安分待着?”

  “我们可以看个电影。”Bruce建议道,“考虑到他醉成这样,如果运气够好他大概会睡着。”

  “我喜欢电影。”Loki说。他朝着Tony倒上去,“但不要悲剧片儿。那种电影让我觉得伤心。”

  “悲剧片儿太无聊了。”Tony果断地说,“而且要是我们就坐着看悲剧片儿那这算哪门子派对。不行,我们可以待会儿再看电影。现在我们要来一轮卡拉OK。”

  “我不想唱歌。”Loki在Tony试图把他拽回沙发上时抗议道。

  “哦你当然想了。每个人都至少醉酒K歌过一次,而且你高兴,不是吗?那你得唱【The Happy Song⑽】。”

  Loki叹息着,极其不情愿地任由Tony把他拉到房间中央。

  “来吧,J!【哦,我无与伦比是因为我独一无二。看看我的笑容……⑽】”

  “等下,等下,”Loki说,“你没有。你不可能独一无二,因为这儿有一个你,两个……”他斜眼看向了Tony的方向,“站好了,我还在数呢。”

  Tony笑了。“只有一个我,我只是比较喜欢四处乱晃而已。”

  “而且这儿还有我。”Loki像得胜了一样说道。

  “而且这儿绝对只有一个你。你是个无与伦比的个体。”

  Loki傻笑起来,“我喜欢无与伦比。”

  “来从头再放一遍吧,J。【我无与伦比,是因为我独一无二。看着我的笑容,我真他妈开心。其他人都嫉妒我。每当我不开心的时候我就唱这首歌,它让我能开心起来,知道我不会伤心很久。⑽】”

  Steve摇了摇头。Tony听的音乐口味都特别重,但Loki看上去挺享受的,那么其他就无关紧要了。

  “【看好你们的妈妈,我开心得他妈都硬了,我开心得像个用来买婊子的二十美元折扣券。⑽】”Tony瞥了一眼Steve之后紧张地笑着,“呃嘿嘿嘿。”

  Steve只是翻了个白眼。

  “我唱不下去了。”Loki说,“我觉得我要吐了。”

  “不,不,”Tony说,“这还没到下一段呢。清醒点儿,Loki。”他快速地进入了下一段的演唱,“【这是我爱的老二和我射的东西,要是你把我撂倒,妈妈说了那我得把你搞定。我特别,我高兴,我要欢呼致意。⑽】”他拍了拍Loki的肩,“好啦,你现在可以吐了。”

  “谢谢你。”Loki说,然后转身吐进了一盆盆栽里。

  Clint一脸的厌恶表情,“操你妈的恶心。”

  Tony无所谓地挥了挥手。“我待会儿会把它冲洗掉的。”他说,“现在,Loki,你好点儿没?”

  “好多了,”Loki回以一个茫然的微笑,“我开心地像……像个用来买小猫小狗小蛙牙齿的折扣券。”

  Tony耸肩,“差不多。”

  “但我觉得有点儿饿了。”Loki轻轻皱起眉说道。他揉了揉自己的胃,“这真奇怪。我不会饿,起码自从……我吃过午饭了,对吧?”

  “醉后饥饿。”Tony说,“我们能搞定这个。”

  “这可能不是个好主意。”Bruce说,“他才吐过呢。”

  “他现在没事儿了。或者起码我做完饭的之前他就会没事儿的。放松,Bruce,我大学的时候一直这幅样子。不知道为什么,但我喝醉了后就会饿。”

  Bruce叹息,“随便你吧,但如果他又吐了,你得负责收拾。”

  Tony转向Loki,“所以,你要什么?你喜欢华夫吗?”

  Loki眼睛立刻亮了起来,“你也喜欢华夫?”他用胳膊勾住了Tony的脖子,“我最喜欢你了。”

  Tony看上去有点儿震惊,但他还是拍了拍Loki的肩,“有些人特别,特别喜欢华夫。”

  “有一首关于华夫的歌,”Loki说,“因为华夫棒极了而且它们,而且……而且它们上面有小孔,你造吧?而且还有唐……甜……”

  Tony的嘴角抽搐了下,“糖浆。”

  “是啊,你可以在上面放糖浆然后糖浆会一直留在那些小孔里。”

  Tony简直快忍不住大笑出声了,“对,Loki,我们知道华夫是什么样儿。”

  “有首唱华夫的歌,你造吧。因为华夫棒……”

  “太好了。”Tony迅速地说,“来唱华夫歌吧。【你们喜欢华夫吗?】⑾”

  “【对,我们喜欢华夫。】”Loki开心地说。

  “【你们喜欢煎饼吗?】”

  “【对,我们喜欢煎饼。】”

  “【你们喜欢法式吐司吗?】”

  “【对,我们喜欢法式吐司。】”

  “【快快快,等不及要吃满嘴的啦!】”

  “【华夫!华夫!】”Loki欢呼道。

  Steve摇了摇头。人们喜欢给最奇怪的东西编最蠢的歌。一首给华夫的赞美歌,下个是啥,给鞋的欢乐颂吗?他表情古怪地想着。他一直不幸,所以估计的确有这么一首,而且他一点儿也不想听。

  Loki跟在Tony身后蹦跳进厨房。他现在还是醉的厉害,但幸运的是,起码他没有再摇摇晃晃,似乎下一秒就要倒下去了。不,或许这才是不幸的。如果Loki清醒了,那么等待着他们的将是个被惹恼了的超级恶棍。

  “别一脸忧郁了,Steve。”Tony边说着边把华夫机拉了出来,“你也可以来点儿华夫。”

  “不是……不只是那个。”他承认道。Tony其实是个特别厉害的厨师,每个人都爱他做的蓝莓华夫。“只是……你确定这是个好主意吗?”

  “这是个很棒的主意。”Tony说,“最棒的主意。”他盛了两片华夫装进盘子,然后把它推给坐在吧台另一头的Loki,“糖浆和鲜奶油?”

  “好,”Loki特别满意地说道,“我最喜……”

  “最喜欢我了,是啊我知道。”Tony满脸笑容地转向Steve,自豪地看了一眼他,“瞧瞧他。在那些自傲受伤和夸张演技下他不过就是个可爱的小孩儿罢了。而我,Tony Stark,在一点朋友的帮助下就让他表现出了自我。我的朋友,俄国无敌伏特加。”

  Steve翻起了白眼。Tony当然知道怎么哄小孩儿;他自己就是一个。而且Steve觉得Tony似乎有点儿太喜欢喝醉版的Loki了。

  Loki一边吃华夫一边和自己哼哼着那首华夫歌。在他脸颊上有一小点鲜奶油,看着就像雀斑似的。醉后笨拙,当然了,Steve光看着Loki试图吃上一口就觉得累,但Loki百折不挠地耐心尝试着。

  好吧,或许醉后Loki比清醒Loki更善于忍耐一些。起码,他没在想着杀个人或者毁掉座城市什么的。而且醉后Loki立刻喜欢上了Tony这点甚至有点可爱。但他们不能让他永远都醉着。

  Loki吃掉了最后一口华夫,拿手背抹了抹嘴,把鲜奶油抹得满脸都是。“这真好,”他说,“我知道我说过我恨中庭,但我要怎么恨一个有华夫的地方呢?”

  “现在我们说到点子上了,”Tony张开了双臂,“想不到吧,大家。Loki不恨我们诶。”

  “别高兴太早了,”Clint小声说道,“他喜欢我们的食物,不是我们人。你等着瞧吧,下次要攻占纽约的时候,他准会拿所有国际薄饼屋做人质。”

  Tony捂起了Loki的耳朵,“嘘。别给他这种念头。你难道看不出他现在有多容易动摇吗?我们得好好利用这个权利,不能给他灌输坏念头。”

  Clint翻着白眼。“说的好像Loki会听我们的似的。我确定他已经有一堆自己的复杂邪恶的计划了。”

  Tony拍了下Loki的胳膊,“别听Clint讲话,近墨者黑。”

  “这挺公平的,”Loki说,“以前我才是墨。”

  Clint气鼓鼓的,“简直不敢相信,但我开始喜欢这小混蛋了。”

  Loki从椅子上滑下来,缓缓地走出了厨房。

  “Hey,”Tony问,“你要去哪儿?”

  “我现在想看部电影。”Loki说。他伸了个懒腰,然后打了哈欠。

  Tony看起来有点被冒犯了,“认真的?要看电影你他妈可以在任何时间看。”

  “但不是在这儿。”Loki说。他扯起毛毯,并把枕头扔下沙发,把它们都堆到角落里。“这儿更舒服,比起我住……”Loki瞪大了眼睛,“我不该告诉你们我住哪儿。”

  “是啊,我们懂。”Tony自鸣得意地说,“我们有我们的安乐所,你有你的销魂窟。也许那里都是石头啊尖刺陷阱啊……”

  Loki一下躺倒在那堆枕头上,拉起一条毯子卷到自己身上,“才不是,晚安。”

  “别,别睡着了,”Tony说,“你还没喝够呢。”

  “不喝了,”Loki抱怨道,“我不想一辈子都醉着。”

  “这是水。你不想脱水,对吧?”

  Loki叹了口气,接过Tony递过来的“水”杯。他一饮而尽后递了回去。“喏。现在放部电影,我想睡过去。”

  Tony挑了一部叫【八爪女⑿】的。这名字听着就像是一部可怕的触手系黄片儿,但Bruce和Clint向Steve保证这电影并不像名字那样可怕。

  他们才刚开始看,Natasha就一脚踢开了门进来,刀子拿在手上。“Loki在哪儿呢?”她厉声问道。

  Clint指向角落里那一摊躺着的Loki,“Tony把他灌到完全服从了。”

  Tony坏笑起来,“这就是人们该干的事儿,小子。把自己的酗酒问题变成灌醉好机会。”

  她翻了个白眼,“你也醉了吗?”

  “我不是一点儿没醉。我不能让Loki把所有伏特加都喝了,你懂的。”

  她看上去有点儿困惑,但Clint把她拉到了一边对她耳语了一番。

  一个笑容缓缓地在她脸上浮现出来,“狡诈啊,Stark,我喜欢。”

  Tony一手扶胯扭出了个pose,“再一次,感谢钢铁侠拯救了世界。”






⑴:歌词源自歌曲【Ibelieve in a thing called love】
⑵:歌词源自歌曲【You'rethe best】,该曲是1984年电影【The Karate Kid】,即龙威小子的插曲
⑶:原文为shittyeighties movie,意为八十年代的电影
⑷:瑞克摇摆是一个关于1987年理查德·艾斯利的音乐录像Never Gonna Give You Up的网络爆红现象,当时很多视频链接都被恶作剧过换成了这首歌的MV。这里的歌词就源自这首歌。
⑸:歌词改编自歌曲【I justhad sex】
⑹:原文Tony的话是suck it,也有吸它的意思。

⑺:歌词源自歌曲【I’m still alive】

⑻:指度数较浅的鸡尾酒

⑼:原文Tony说的是“What's the magic word?”,是外国人用来教小朋友礼貌的方法,小朋友们往往会回答please。Loki把它理解成了要他用魔法。

⑽:歌词源自Liam Lynch的【The Happy Song】,似乎在百度上很难找到这首。其中一句歌词原文是【This is my love handle and this is my spout】,直译是这是我爱的把手和我的喷水龙头,个人觉得是性暗示。

⑾:歌词源自Parry Gripp的【Do you likewaffles?】

⑿:【Octopussy】,即八爪女,007系列电影,于1983年上映。

评论
热度 ( 16 )
  1. 颜倚歌苍洛 转载了此文字

© 苍洛 | Powered by LOFTER